裕華讀物

熱門都市小說 明朝小書生 txt-第五十六章 血夜

明朝小書生
小說推薦明朝小書生明朝小书生
“将军,官兵退了!”
一直沉默的李将军目光一凝,独眼往回报的士卒身上一扫:“怎么回事?”
“官兵的主将受创,大叫三声倒地,官兵已经是溃败了,将军!”士卒一脸兴奋,“如今他们已经进了林子,还有一小半的留在后面断后,狼狈至极!”
几个队正一听眼睛都瞪圆了,纷纷跑到高处往外望去,果真见到自家属下正齐声发出欢呼。
太極 石
“将军,不能等了!官兵溃败,咱们只要追上去补刀子,稳赢!”
“就是!若是把这支官兵全灭,以后谁还敢来围剿咱们?都得掂量掂量!”
兴奋之情迅速在叛军之间蔓延,几个队正的视线太过热烈,灼得李将军微微偏过了头,再也没办法沉默下去。
“追击。”他下了决断。
因为没有得到命令,面对跳梁小丑一般的官兵打了许久憋屈仗的叛军士卒们握着手的刀越发紧了,在军令下达的第一时间,整个寨子的正面防线齐齐骚动起来。
一个个士卒面带笑容呼朋唤友地出了寨子,循着官兵的踪迹追进了林子,好像一个个饥渴的汉子,在追逐美丽的女子。
夜,更深了。
山村小神農 神農本尊
……
“左边,再左边点,你他娘的往哪儿走?那边有坑!”
“身负重伤”的巴尔思被一个士卒背在背上,中气十足地指挥着自己的士卒该往哪儿跑。
这也是没办法,看刚才的情况,再不下点猛药,寨子里头的叛军死活不出来,自己这边的官兵就真的要一点士气都没了,到时候还怎么搂草打兔子,关门打闷棍。
所以他只能挨上一刀,然后看看带着官兵往后撤,里面的叛军追不追出来。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娘的这些叛军都发了疯,刚刚还一脸逆来顺受的模样守在寨子里,现在就一个个提着刀枪撵着官兵跑,他回头就能看到慌不择路的官兵背后那些叛军狰狞的笑容。
“刚才两边的人喊回来了没有?这么黑,跑散了找不回来!”
“大人,右边那伙好像跑丢了,”士卒抹了把汗,“咱们是不是只有一半人?”
巴尔思闻言大惊,在士卒背上直起身子看了看,可林间太过昏暗,实在看不清火把的位置,他把心一横:“管不了了,先冲过去,路记下没有?”
“记下了记下了。”
“放我下来,你去后边,告诉他们,照着走!要是走错了死在陷坑里就是自己倒霉!”
“那大人您…”
“我要去找找看跑丢的那队人,”巴尔思捂着伤口龇牙咧嘴,“你带着他们先过陷坑。”
士卒一听就差跪下来抱他腿开嚎了:“大人,使不得啊!顾大人的军令是让您带兵回去,要是顾大人知道…要不还是属下去找吧?”
“你去没用,”巴尔思很是冷静,他拿过一只火把,像极了硬汉,“得我亲自去,要不然这些狗日的可能要当逃兵。”
他看了一眼对面顾怀所在的方向,语气幽幽:“到时候顾怀要剥了我的皮。”
……
追进林子的叛军渐渐觉得有些不对了。
幕师
按道理说,他们人多,点了火把,更是气势惊人,对面的官兵闻风丧胆,被他们在林子里追上,一刀一个,然后他们踩着官兵的尸体谈笑着收兵,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连几个队正都觉得事情应该是这样发展的,看对面的将领能搞夜袭,应该也是读过些兵书,但蠢就蠢在太过小看他们的能力,既然主将受伤,士卒畏战,那就应该如同待宰的羔羊一样四处乱窜,但事实恰恰相反。
他们根本追不上逃跑的官兵。
老师是无赖
这就离了大谱了,官兵压根没留人殿后,简直像是商量好了一样说退兵就全部往林子里钻,好不容易见到几个落单的,也是拎着刀转身就跑,看见他们的样子简直像见了鬼。
这让几个队正和手下的士卒都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云养汉
当然他们也不是没有斩获,但那几个官兵的表现实在让他们有些瞠目结舌,落入包围圈的官兵眼见逃脱无望,二话不说就丢了武器跪地求饶,最关键的是一审之下才发现他娘的这些官兵之前还是自己人。
甚至在自己这边还有熟人。
俘虏,拉关系,抹脖子,一气呵成,在素来讲义气的义军中,既然已经成为了官兵,那就是背叛了兄弟,还有什么好谈的?
然而随着他们越发深入,情况也就越发诡异。
先是有人落了坑,这不奇怪,人迹罕至的老林子,总是有天然的坑洞,再加上天黑可见度差,地上铺了松针,一脚下去踩空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当那些落坑的士卒发出惨叫的时候,才有人觉得不对,火把一照之下倒吸一口冷气,不深的陷坑里居然全是削尖固定的木枝,把那些士卒的脚或者大腿捅了个对穿。
没有死,但丧失了战斗力,哀嚎声响彻树林,此起彼伏,让人听着头皮发麻。
就在这样的环境里,落在后面的几个队正和李将军都觉得有些不对了,他们倒是想收兵,但已经散出去追敌的士卒在黑夜里一时半会儿根本收不回来。
不管是杀上头了,还是追太深了,现在的义军士卒,根本没办法听见后方传达的军令。
密集的陷坑并没有给士卒们造成太多麻烦,虽然还是有不少士卒受了伤,但只要心存警惕,用火把细细探路,总是能绕过去的,过百士卒提着刀在林子里搜寻着官兵的身影,火把的光亮忽明忽暗,将人影映得比树还高,每一声惨叫都代表有一条人命在世上消失,此刻的西山侧峰,仿佛成为了人间地狱。
而在树林的另一端,扶着剑站在黑夜里的顾怀看着又一名官兵跑过了这条线,然后久久不见人影,反而是身穿甲胄提着长柄大刀的叛军士卒第一次出现,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刚才过去了多少?”
“应该不到五十,大人。”
“派一个人过去,收拢士卒,然后告诉他们本官的军令,”顾怀拔剑出鞘,“通告民兵,拿起武器。”
他的眼眸里出现一丝狂热:“该开始了。”

Categories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