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華讀物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在遮天修永生 txt-第三百一十七章 帝皇子閲讀

我在遮天修永生
小說推薦我在遮天修永生我在遮天修永生
------
姬子出场,但古族那边没有人认识姬子。
毕竟就连人族一方,这些天混熟的年轻天骄们也只知道姬子是姬家的人,但不知道其具体身份。
虚空大帝幼子,这可是一位真真正正的帝子。
“这好像又是一个姬家人。”古族的情报网络也对姬子有所关注,毕竟姬子也是进入了人族年轻天骄队伍的,但他们却没有重视。
“连姬家的神王体都败了, 这个姬家的小辈横竖不会比姬家神王体更强,不然以前不可能没有半点风声传出。”
“让其他人出手吧。”凰虚道开口,神色高傲,“我没有兴趣。”
其它古皇子女也都是同样的神色,对于比姬皓月可能都还要不如的人,他们没有半点出手的兴趣。
“既然这样, 便由我出战, 赢下这一场。”
萧炎背后, 一尊生有两颗头颅,足有一丈多高的小巨人走出,这是不死天皇一脉附庸种族双头巨人族中的一位年轻天骄,他们两颗头颅可以各自运转神功妙法,施展法术比一般修士威力大且繁复,还能互相配合,一个人就能够施展合击绝技。
而且他们这一族的肉身也很强大,虽然比不过古皇子女和圣体霸体这种一流体质,但也相当于二流的特殊体质了。
其他人都没有什么意见,古皇子女们觉得这個对手不够资格, 不愿意出手, 这个双头巨人族的天骄愿意出手正好。
见其他人都不反对, 这名身材高大的小伙子拎着两根大棒就要上场。
“等等。”
萧炎突然开口,拦住了他, “这一场,你不能上。”
这可是萧炎自己的班底, 怎么能让他去送死呢?
“殿下?”双头巨人不解。
不是说比姬皓月还不如吗?那我去对付刚刚好啊。
萧炎眸绽神光,道:“看清楚了, 那是一名帝子。”
帝子!
这个词汇让所有的古皇子女和祖王们都不禁侧目。
之前没有重视,就没有发觉,但现在众人凝眸一看,各种神眼都无法望穿那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男子,他的身躯之中好似隐藏着亿万里虚空,广袤无穷,没有边际,无法望穿。
果然!
有这样的本事,绝对不是等闲之人。
“虚空帝子吗?”
“人族帝子竟然都出现了。”
萧炎冷笑,“恐怕不止这一个,我看到人族那边,有一个和姜家大帝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姜家!
古族这边自然是得到了消息,知道人族那边参赛的人中谁是姜家的,因此目光全都望向了姜逸飞。
姜逸飞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那边的目光突然就集中到了他身上。
“姜家帝子吗?”
萧炎的话众人倒是没有怀疑,他的信用这个时候还是很坚挺的,而且知之甚多,眼光独到。
看到了姜逸飞后,古族众人都不禁冒出了这个猜测。
因为已经有一个虚空帝子出现了, 再多一个姜家帝子似乎是非常合情合理也很符合逻辑的一件事情。
这一世, 果然不同凡响。
“看来,人族和我们一样。”
“大帝传承,果然留有后手。”
“不知道人族还有没有别的大帝道统有帝子帝女留下。”
“竟然出现了一位帝子,非古皇子不可敌,但现在就让帝与皇的血脉对决是否太早?”
“的确,都还未斩道,未成圣,没有鱼跃化龙,若是道心遭受挫折……”
凰虚道听得有些不耐烦,站了出来,打断道:“那也就不配称之为道心了。”
双头巨人只能默默退回去,不敢和古皇子争抢,在过去一段时间的对练中,他深刻地知道了自己和他们之间的差距。
凰虚道要出战,血凰山的祖王们都很担心,想要劝上几句。
毕竟他们都还没斩道,斩道这个关卡,对于道心通明一路无敌打上来的天骄来说不算什么,可如果在这种紧要关头出了一点差错,那么可能会影响终生,曾经有天骄以最快的速度修炼到了仙二巅峰,但一辈子都卡在斩道关卡前,就是因为道心影响。
但凰虚道根本不听族中祖王的话,他的道,他的法,怎么可能畏难?怎么可能因为对手是帝子就不敢出手?
同样是极道强者的血脉,今日便要一较高下!
什么斩道,什么道心,我自由我意!
毕竟,剩下的古皇子女中,火麒子已经出手过了,萧炎修为太高,而神蚕道人根本就是个酒鬼,圣皇子执着于和叶凡交手,元古已经挂了。
其余火麟儿,龙女,黄金天女等都是女子,只剩下他一个男的。
面对人族帝子,他不上,让女子上吗?
他丢不起这个脸!
凰虚道登场,这是一位古皇子,来自于血凰山,体内流淌着一位古皇的血。
“凰虚道。”
他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即便对方肯定知道。
“姬子。”
两位顶级血脉的拥有者在通过姓名之后都沉默了下来,好似一动不动,但是整片星空中却有着无数细微的杀气在沸腾,让星空都出现了重重波纹,模糊了人们的视线。
锵!
凰虚道没有唤出兵器,而是背后出现了一支支凰羽,横扫而来,霞光淹没天地,道纹震裂苍穹。
面对凰虚道声势浩大的攻击,姬子只是迈出了一步。
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凰虚道身旁,这让凰虚道心中大骇。
因为同样是虚空术,姬子用起来和姬皓月用起来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直接穿过了重重虚空,视他扫出的凰羽道纹如无物,切近他身边就像是进出自己家门一般简单。
姬子手掌中凝聚着紫黑的光华,一掌拍来。

凰虚道仓促之间和姬子对了一掌,身躯顿时从各个地方迸溅出血液来,在星空中连连倒退,每一步都在星空中踩踏出脚印,紫黑色的力量顺着构成脚印的道纹被卸到星空中。
他好不容易停下倒退的脚步,却脸色苍白,大口咳血,显然刚刚那一招的力量没能够完全卸掉,伤到了他。
好强!
这个姬子,完全不能用姬皓月来做参考。
凰虚道心中大惊,姬子一上来就爆发出了极其强大的力量,将他打伤,让他感觉这个对手比华云飞还要强得多!
古族众人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人族帝子竟然一招就重创了古皇子,实力这么强吗?
但他们悬起来的心还没来得及放下,姬子便展开了第二击,他行走于虚空之中,身形一闪,便再度突兀出现在凰虚道身边。
凰虚道身边有千万重霞光保护,霞光之中有层层叠叠的凰羽道纹,封禁虚空,这是血凰山的秘术,凰羽道纹守护,一切力量都要被削弱,难以伤及他。
但根本无效,姬子就那样切入了凰虚道的危险区域,虚空术在他手中根本就不是闪避挪移的秘术,而是一桩杀生大术!
他脚步所踏,虚空都化作一柄刀锋斩来,凰虚道还没站稳便再度硬接姬子一招,咳血倒退,在星空中连连重踏,留下脚印形状的道纹,化解了一部分姬子的攻击。
完全不一样!
姬家帝子和姬皓月用的神术大体是相同的,但是战斗风格完全不一样,隐秘,突然,精准,而又极度危险。
凰虚道连连倒退,但姬子根本不给他喘气的时间,只是调运自己的力量,凰虚道不论一瞬间退出多远,他脚踏虚空便能立刻追击到他身边,再度施以重手。
又是两记重手,拿捏的时机极为精准,凰虚道仓促接招再遭重创。
虚空之力进入了凰虚道的身体,造成了猛烈破坏,神力流经,顿时被虚空之力放逐到了外边去。
只见凰虚道一边倒退,身体四周不断地凭空涌出神力,虚空生花,神力绽放,根本不能控制己身。
“啊——”
他大吼,神力像是火山一样迸发,要强行驱除体内作乱的虚空之力。
身为古皇亲子,他何曾遭遇过同辈人物这样的殴打?
姬子做到了,攻势迅猛又凶狠,精准而致命,像是用小刀一把一把的插入他的身体要害之中。
凰虚道动用秘术,凭着自己弄伤自己也要拿回主动权,强大的神力从他体内爆发,流遍全身,祛除异常。
但姬子这个时候打出了第五招,脚下踏着一片玄奥的道纹,天涯咫尺,双臂交叉,如两把天刀,剪切在了凰虚道腰身。
虚空之力化作的剪刀横断了凰虚道的腰身,他爆发的力量顿时从那里泄了出去。
叶凡王腾等都挑眉,暗道姬子下手真的又准又狠,直接泄了凰虚道爆发出来的力量,这下子,凰虚道基本上就是砧板上的肉了,可以随便料理。
平心而论,叶凡觉得如果是自己去,也顶多以力压人,不会像姬子这样,把战斗弄得如此精准从容,像是庖丁解牛一般料理了凰虚道。
凰医废后 心静如蓝
第六招,姬子手持一朵虚空神花抽来,凰虚道的腹部被绞碎成了一堆肉片,轮海道宫都被虚空之力入侵,这些入侵的虚空之力论破坏力可能不强,但总是能隔断他体内的神力运转,制造混乱,让凰虚道感觉有力使不出,神力无法正常运转,恶心无比。
尽管古皇血脉无敌,却也难以在这样连环不断地招式下有多少反击之力。
七招之后,凰虚道竟然被打得倒飞出去,因为姬子手中出现了一块虚空神碑,一掌拍来,神碑镇落,让凰虚道骨断筋折,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无法在星空中以脚步烙印下道纹卸力,身躯如流星一般倒飞出去。
这一招将其打得浑身裂开,血溅星空。
更重要的是姬子的杀招全部是一气呵成的,掐准了凰虚道将要提气反攻的时间,每一次都在他卸力时就继续攻去,攻势绵绵不绝,招招致命,抓住一个破绽就不断的进攻。
就好像编写好的流程,后面的动作在凰虚道第一次被姬子偷袭打了个措手不及时就注定了。
而最后的一记虚空神碑,就好像是连招之后的终结技,将先前几招积累下来的所有优势,转化成了胜势。
无数的凰羽飘落,伴着点点鲜血,凰虚道彻底瘫痪在星空中,气息陡降。
七招战败凰虚道,让其根本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姬子往姬皓月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眉心发光,一柄纯白的小弓汇聚神念之力,凝聚成了一支极度危险的箭矢,光是看上一眼就有要被洞穿元神的感觉。
元神道兵!
北极仙光炼制成的元神道兵!
姬子这样的人物施展元神道兵所发出的神念攻击,不用想,绝对恐怖非常,同阶之中无人敢硬接。
更何况姬子手中还凝聚出来了一杆虚空神矛,要洞穿凰虚道的身体,而且他的时机一如既往的拿捏准确,现在的凰虚道根本没有多少反抗之力,他之前的攻击留在凰虚道体内的虚空之力还在捣乱,妨碍凰虚道运转神力。
虚空神矛并不如他之前打出的虚空神碑威势惊人,但却是极为适合的,因为姬子在连番的战斗中也消耗颇大,只能合理分配调运自己的力量,每一击都竭尽全力,才能造成这样的效果。
每一击都是在为下一步做铺垫,整个战斗的节奏完全被姬子握在手中,从凰虚道一开始陷入颓势后就再没能翻过身来。
他身上倒是有圣兵,若是打出足以逆转局势,但他的骄傲不允许他那样做!
姬子双管齐下,虚空神矛和眉心元神道兵射出的神念箭矢同出,要对凰虚道进行绝杀。
“啊——”
凰虚道满眼血红,他何曾被人逼迫到这般境地?
体表浮现出来无数的凰羽纹络道纹,一股惊人气势弥漫,似乎是要施展什么禁忌秘术。
但姬子的箭矢更快,神念之力凝聚成的箭矢化作一道光芒,如同逆转了时空,先于凰虚道爆发之前就射入了他的头颅。

虚空神矛刺入,凰虚道体内的如同寄生般的虚空之力也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姬子持矛一震,凰虚道便炸开了无数块血与骨。
血与骨飞扬间,可以看到凰虚道的元神,被一支纯白的箭矢钉在了胸膛上,一道裂痕出现在了他的元神上。
攻占关系
“皇子!”
血凰山的祖王快坐不住了。

Categories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