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華讀物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影視世界從小捨得開始笔趣-第五百一十七章:後悔的項南方,大婚閲讀

影視世界從小捨得開始
小說推薦影視世界從小捨得開始影视世界从小舍得开始
“嗨,南方,好久不见啊。”
周辰出国两年,出国前半年就没有见过项南方,所以两人差不多已经有三年没有见面。
三年不见,项南方越发的美丽,以前只是大学生, 现在已经参加了工作,整个人变得更加成熟。
再次见到项南方,周辰也是有点恍惚,他跟项南方之间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同学朋友,彼此也都是有好感。
只可惜,他在这个世界的任务,让他无法跟项南方有更多的发展, 他也不想伤害这个开朗,大方,英姿飒爽的女子。
项南方看着周辰,展颜露出了一個明媚的笑容。
“是有很久没见了,你现在可是大大的出名了,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周辰先生。”
在项南方面前,周辰也没有露出什么骄傲的姿态。
“进来坐吧。”
项南方摇摇头,说道:“不用了,你现在有空吗?可以陪我走一走吗?”
周辰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当然有空,你等着,我换个衣服。”
在周辰去换衣服的时候, 韩慧芳和项南方聊着天。
看着端庄大方,笑容灿烂的项南方, 韩慧芳不知为何, 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
“南方, 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只可惜我们家小辰没有那个福气……”
“咳咳。”
没等韩慧芳把话说话, 周建国就突然咳嗽打断了她, 这话以前说说还行, 可儿子马上都要结婚了,还当着项南方的面说这些话,太不合时宜了。
韩慧芳也意识到自己的话不对,赶忙说道:“不好意思啊,南方,阿姨真是太啰嗦了。”
项南方摇摇头,表情发生了些许变化:“没关系的,阿姨,是我没福气才对。”
两人虽然都没有明说,但彼此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韩慧芳微微一叹,对项南方更加怜惜。
在周辰没有跟他们两口子表明,非乔三丽不娶之前,她其实是更倾向于项南方。
因为在她以往的见识中,项南方是她见过的最出色的女孩子,要长相有长相,要气质有气质,要家世有家世,要学历有学历, 性格开朗,又尊敬老人。
这样的儿媳妇,简直就是她梦寐以求的。
只可惜,她的想法只能是她的想法,儿子最后还是要跟乔家三丫头在一起,她也没有办法。
沉默间,周辰走了出来,对项南方说道:“走吧,我们出去走走。”
“南方,等会过来吃饭啊,阿姨给你弄好吃的。”
看到项南方要走,韩慧芳有些不舍,在后面大声喊道。
项南方冲着韩慧芳摆摆手:“我知道了,阿姨。”
直到周辰和项南方消失在眼前,韩慧芳才忍不住叹道:“多好的姑娘啊,对咱们儿子又这么好,怎么就……,唉。”
“行了吧你,这姑娘是很不错,不过我还是觉得小辰的选择没错,她毕竟是高干子弟,我们家虽然现在发达了,但也就是这几年才发达的,跟他们家还是有差距的;男人娶妻,最好还是娶一个娘家不强势的。”
周建国倒是没有什么可惜,项南方是很好,但乔三丽模样也不错,更关键的是孝顺,能吃苦耐劳,什么都做。
前两年周辰不在家,乔三丽经常来探望他们两口子,每次都是主动帮他们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怎么说都没用。
在周建国看来,乔三丽将来绝对是能持家,也能够伺候好儿子。
相比较而言,干部家庭出生的项南方,从小就是个大小姐,指望她像乔三丽那样持家,可能性非常低。
韩慧芳明白丈夫的意思,对乔三丽这个儿媳妇,她也是很满意的,只是当初项南方给她的印象太深了,以至于再见到项南方,就觉得非常可惜。
周辰带着项南方,再次前往了不远处的金陵城墙,那是项南方第一次来的时候,周辰带她去的地方。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直到站在了城墙前。
“几年不见,今日再见,真的是物是人非。”
项南方忽然幽幽的说了一句,周辰可以听出她语气中的幽怨,也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他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恭喜伱啊,周辰,你马上就要结婚了,不过我很快就要回去工作了,那天我可能没办法现场祝福你了。”
周辰道:“没关系,这并不重要,只要你还能记得我这个朋友,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朋友吗?”
项南方眼神迷离,忽然转头对周辰问道:“在你心里,一直就只是把我当做朋友吗?”
周辰想要给予肯定的回答,可是当他看到项南方那蕴含着复杂情绪的眼眸,愣是没有说出狠心的话。
明知道这个时候就该快刀斩乱麻,可想要做到这一点,真的不容易,大家都是人,都会心软,即便他活了那么多年,也改变不了自己的人性。
见周辰不说话,项南方又问道:“你应该可以感觉到我的心意,事到如今,我只想问一句,如果当初我没有去首都读大学,而是留在了金陵,我们之间还会是现在这种局面吗?”
嬌俏的熊二 小說
面对项南方炯炯有神的目光,周辰叹了口气。
“南方,这个世界不存在如果,是我对不起你,你帮了我那么多,我却什么都给不了你。”
“不,你没有对不起我,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不存在谁对不起谁。”
项南方表情低落,她一向要强,可这一次,她却露出了自己软弱的一面。
因为她真的很在乎周辰,这么多年了,只有周辰能在她心里留下那么重的位置,所以她听到周辰要结婚后,心里一度是崩溃的。
今天过来,她也不是想要挽回什么,而是想要知道,自己在周辰心里,到底有没有位置。
“对不起,南方,或许我们真的是有缘无份吧。”
周辰心里也不好受,如果没有系统任务的话,他或许会选择项南方,因为项南方真的是个很优秀的女人,对他也是情深义重,如果没有项南方的帮忙,他们家也不会那么快发展起来。
“有缘无份吗?”
项南方面露伤感,这句话让她心里更加难受,因为周辰说出这话,就说明,对她并非没有感情。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我一定不会离开金陵。”
“谢谢你,南方。”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城墙上,靠的如此之近,却无法真的在一起。
过了许久,项南方忽然咳嗽几声,周辰赶紧说道:“这里风大,我们下去吧。”
项南方:“我还想再站一会,就一会,或许这也是我最后一次站在这里。”
周辰没有再说话,就这样陪着项南方,足足过去了差不多二十分钟。
“我好了,走吧。”
项南方吸了口气,脸上的惆怅和感伤完全消失,又恢复了端庄大气的干练模样。
在下楼梯的时候,项南方忽然说道:“周辰,你不选择我,是你的损失。”
周辰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对,这或许是我在这个世界,最大的损失吧。”
项南方侧过头,诧异的看着周辰,她说这句话的本意,更多的是调侃周辰,没想到周辰居然会顺着她说下去。
这让她更加不理解了,既然知道是这样,那为什么还要放弃她,难道他的未婚妻真的就比她好吗?
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她也没有问周辰。
走下城墙,一个少女站在那里,注视着他们。
周辰看到了,项南方也看到了,她问道:“她就是你的未婚妻吧。”
“嗯,她叫乔三丽。”
“她真走运。”
百妖契约录
“走运的不止是她一个人。”
项南方默默的看了一会,然后朝着乔三丽走了过去。
先婚厚爱,残情老公太危险
周辰并没有阻止,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项南方走到乔三丽的面前,伸出手,说道:“项南方。”
乔三丽同样伸出手,跟她握手:“乔三丽。”
两人互相打量着对方,目光丝毫不退让。
乔三丽惊讶项南方的美丽,她之所以等在这里,是因为刚刚乔四美跟她说,看到周辰跟一个女人去了城墙。
她没有去打扰,而是在这里静静的等待着,她相信周辰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但看到项南方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了压力和紧张,即便是第一次见面,但她能够感觉出这个女人的优秀。
无论是相貌身材,还是气质精神,看起来就很有大家风范。
“乔三丽,你很幸运,周辰是个特别特别优秀的男人,所以我相信,将要成为他妻子的你,也一定很优秀。”
面对项南方的夸赞,乔三丽稍显惊讶,她还以为项南方会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呢。
“你也很优秀,我能感觉得出来。”
项南方温婉的笑了笑,道:“我祝福你们。”
“谢谢。”
项南方没有再多说,她怕说多了,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嫉妒。
“这是我为你们准备的礼物,本来准备给周辰的,既然看到了你,就交给你了。”
项南方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礼物盒,这是她为周辰和乔三丽准备的礼物,一对名牌手表。
乔三丽看出了项南方的真诚,她看向了周辰,在见到周辰点头后,她收下了项南方的礼物。
“谢谢,我们婚礼那天,你一定要来。”
“有空的话,会的。”
项南方勉强的笑了一下,然后对着周辰挥了挥手。
“周辰,我先走了。”
乔三丽道:“让周辰开车送你吧。”
“不用了。”
项南方就这么走了,没有再回头,她知道自己跟周辰的缘分已经尽了,她想要尽快的离开这个伤心地。
乔三丽跟周辰站在一起,看着手中的礼物。
“这位姐姐真的很优秀,她也真的喜欢你。”
周辰伸手搂住了她,说道:“这话可千万别乱说出口。”
乔三丽认真的说道:“我没有介意,你那么优秀,不可能没有女孩子喜欢,但面对她的大气,我真的生不出敌意。”
周辰感叹道:“她的确很优秀,不过你也不差,别贬低自己,你马上就是我老婆了。”
“这个礼物很贵吧。”
“没关系,她不缺这些,以后想办法还给她就是了。”
…………
大婚的日子很快就来临了,元旦节这天,金陵大酒店可谓是人满为患,无数参加婚宴的宾客,从各地蜂拥而至。
本来定下的六十桌,最后又加了十几桌,才把所有宾客安置好。
这一天,周辰真的是从早忙到晚,到了大半夜,才有空休息。
今天的婚礼,周辰给乔三丽穿上了洁白的婚纱,这在这个年代,可以说是非常少见,着实惊艳了所有的宾客。
今天,乔三丽就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不管是哪个年代,结婚都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也是难忘的一天,尤其是对新婚夫妻来说。
今天作为新郎,周辰被灌了不少酒,幸好他酒量惊人,不然就得横着进洞房了。
婚后的日子是幸福且甜蜜的,即便是两人都有工作,但每天晚上也依旧是缠绵不止。
婚后不久就是春节,在春节过后,周辰带着乔三丽全国各地的旅游度蜜月,两人足足在外面游完了将近一个月,才重新回到金陵。
回来后不久,乔祖望就以乔家之主的身份,对几个子女下达了命令,让他们在周末的时候,全部回家一趟,务必一个人都不能少。
乔家几兄妹都了解乔祖望的特性,他这一召集,几人都猜到了他的目的,但碍于父亲的身份,即便是不愿,但还是都准备回去一趟。
周辰开车,乔三丽坐在副驾驶,叮嘱道:“待会到了家里,不管我爸说什么,你都别介意,我大哥肯定不会让我们吃亏的,我爸那个人,你一旦搭话,他就会得寸进尺,所以我们尽量别说话。”
“我知道,放心吧。”
这种场面周辰并不陌生,心里也有数,到时候权当看戏,他也不怕乔祖望赖上他。
车子刚进入纱帽巷,准备停车,就看到了乔一成骑自行车载着文居岸,在路边行驶着。
乔三丽落下窗户喊道:“大哥。”
乔一成听到叫声,停下车,一眼就看到了周辰他们,同样喊道:“三丽,周辰,你们也到了啊。”
停好车,四人走到一起,周辰冲文居岸叫了声嫂子。
乔一成顿时不满的哼道:“周辰,大嫂你肯叫,怎么就不肯叫我一声大哥?”
農門書香 小說
周辰翻了个白眼,道:“太熟了,实在是叫不出口,等等吧,等我习惯了,说不定就能叫出口了。”
“你小子,我都把妹妹交给你了,结果一声大哥都听不到,太不地道了。”乔一成气呼呼的骂道。
乔三丽和文居岸听到两人的对话,都是抿嘴微笑。
“走吧,老头子肯定已经摆好了鸿门宴,等着我们入席呢,别让他久等了。”

Categories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