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華讀物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新十日談笔趣-第22章閲讀

新十日談
小說推薦新十日談新十日谈
第2天胡亦静来到了施小辉的住处,一见面就掏出两本护照放在施小辉的面前,一本是施小辉的,一本是自己的。
施小辉惊奇的打开自己的护照,上面分明注明自己是M群岛的公民,签证的目的地是南美洲w国。
望着一脸惊讶的施小辉,胡亦静说的:“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如果徐博士愿意,可以将你变成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民。”
“我还以为要回国去办手续。”施小辉说。
“那样多麻烦!你现在已经是  M群岛的公民,如果你自己不说,谁也不知道你是中国人。”胡亦静一边说一边上去挽住施小辉的胳膊:“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永远生活在M群岛,或者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
仙墓 七月雪仙人
“胡代娟一起去吗?”
“她不去,她将留在 M群岛,博士已经做好她的工作了。”灰烬仰头看着施小辉。
“她是自愿留下的吗?”
“她能不自愿吗?”胡亦静反问道。
施小辉无语了,他知道再问下去也没有意义。
“我和你一起去,你不满意吗?”胡亦静挑逗的推了推施小辉:“你心里在想什么?还在想着别人?也许和那个尹璇珠一起去你会更高兴?”
“啊,不不不。”施小辉赶紧否定:“和你一起去当然很好,再说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工作如何开展。”
胡亦静紧紧的贴着施小辉:”你的工作非常简单,你是作为公司驻W国的商务代表,出席各种需要抛头露面的场合。我们公司的实力你是知道的,你将享受着外交使节的待遇。“
”为什么选中我?“
”因为博士看中了你的交际能力,你的这些能力包括我在内都不完全具备。博士尤其需要你这样的人!“胡亦静把人字说的很重。
时空恋人
”就是因为这些?“
”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博士看中了你的忠诚!“
”看中了我的忠诚?“施小辉嗤了一声:”那为什么还把吴黛娟留下做人质?“
”做人质?你这么认为?把她留下,完全是为了照顾她的身体,她根本不适合长途旅行。你忘了我们一起坐飞机的时候,她的那副惨状!把她留下是我的主意。“胡亦静的目光又变得火辣起来。
”我们的实质工作是什么?“施小辉问起他最关心的问题。
“我们的势力已经渗透到 W国各个机要部门,“胡亦静也变得严肃起来:”甚至一些部门的首脑都由我们掌握,博士已经策划在恰当的时候发动政变,推翻W国现有政府,建立一个有我们掌握的新政府。“
修女与吸血鬼
”发动政变?“施小辉一故意装出一副惊恐的样子。
”是的,发动政变!这已经不是第1次了,我们在其他国家已经有了成功的范例。“胡亦静说得轻描淡写:“我们的工作就是掌握那些渗透到W国的怎么说呢?特工也好,间谍也好。反正就是控制他们,指挥他们。等待博士的最后指令。”
”那么多渗透人员,怎么能保证没有人泄密?“
”他们的忠诚都不容怀疑,他们的头脑中就没有背叛这根弦儿。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担心,博士最担心的是——“胡亦静欲言又止。
”最担心的是我!对吗?所以让你来监督我,胡监军!“
”你的这种态度真让我寒心,“胡亦静的手搂住了施小辉的腰:”博士为了你甚至搭上了自己最心爱的女儿,你应该把这理解成为一种信任!“
胡亦静的妩媚妖娆不是一般人可以抗拒的,施小辉根本无力也无心拒绝胡亦静。他转过身搂住了胡亦静。
离岛的日子很快就来了,在一个黄昏,施小辉和胡亦静带着自己的行李乘船来到了M群岛的主岛。他们将在主岛的国际机场搭乘航班前往W国。
两个人刚走进候机楼,迎面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尹璇珠和吴黛娟。
施小辉惊讶的嘴还没有合上,尹璇珠先开口了:”新官上任,就这么偷偷摸摸的走啊!就算不和我这个老朋友打招呼,也应该和自己的心上人告别呀!“
施小辉和胡亦静打扮的像一对新婚蜜月旅行的情人,经尹璇珠这么一说,施小辉面红耳赤,尴尬的张张嘴想对吴黛娟说什么,又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呆呆的看着吴黛娟,吴黛娟故意把头扭到一边,好像没看见他们。
还是胡亦静打破尴尬:”呃,不过是因公出差,说不定很快就会回来的。啊,对了,小辉你有什么话跟吴黛娟说就赶快说吧。“
其实施小辉已经在电话里和吴黛娟告别过了,只是在电话里有些话不便细说。见此情形,施小辉走过去把吴黛娟拉到一边,小声对她说:”相信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不要忘记我们的共同目标。我走了,你一个人说话做事要小心。我心里永远想着你!“施小辉也只能说到这里,因为他担心他们的谈话会被监听。
吴黛娟明白他的意思,抬起头含情脉脉的看着施小辉:”你做的事我可以理解,你走吧,记得常给我打电话。“
尹璇珠和胡亦静在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看着施小辉和吴黛娟拥抱在一起久久没有分开。两个人止住了说话,默默的看着他们。
过了良久胡亦静终于忍不住了,上前去拍了拍施小辉的肩膀,然后指了指自己的手表。
尹璇珠见状也过来对胡亦静说道:”你这个人太没有意思了,人家小两口告别,正是难分难解的时候。干嘛打扰人家!“
施小辉和吴黛娟这才分开,施小辉对尹璇珠说:”猪猪姐,我走了,拜托你好好照顾吴黛娟。“
大唐扫把星
尹璇珠像大姐姐一样拍了拍施小辉的肩膀:”你放心吧,有我在吴黛娟不会出一点问题。“
胡亦静也学着施小辉的口气对尹璇珠说:”猪猪姐,我走了,拜托你好好照顾我爸爸。“
几个人都被她逗笑了,尹璇珠嗔怪道:”你这个调皮鬼!“
本来一场极其尴尬的四角关系,就这样被一个玩笑化解了。
辞别了尹璇珠和吴黛娟,施小辉和胡亦静匆忙的赶往检票口,检票登机。
航班里面的人并不多,放好了行李,胡亦静拉着施小辉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胡亦静像一个脱离了樊笼的小鸟,张开两只手大声说道:”自由了!“
一个皮肤黝黑的空姐提醒他们道:”先生小姐请系好安全带。“
飞机起飞了,伴着巨大的轰鸣声冲向了南太平洋傍晚的天空。
胡亦静迫不及待的解开了安全带,把头靠在旁边施小辉的肩膀上。
”你刚才说自由了是什么意思?“施小辉问胡亦静。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离开了天堂岛,心里觉得无比的畅快。我现在心里想我们就这样离开天堂岛,永远也不再回来了,那该多好啊!“
”你想叛逃?你的忠诚哪里去了?“施小辉故作正经地说道。
”听你这个口气,你倒像个监军!“胡亦静拍拍施小辉的脸,哈哈大笑。
候机楼里的尹璇珠和吴黛娟隔着巨大的落地窗目送着航班渐渐远去,才怀着不舍的心情踏上了归程。
在回天堂岛的船上,尹璇珠对吴黛娟说:”是不是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吴黛娟默默的点点头。
”如果你觉得孤单的话,我可以每天过来陪你,不过要先征得徐博士的同意。“施小辉走了,尹璇珠觉得现在应该控制好吴黛娟,以免出现什么纰漏,她还不知道施小辉究竟和吴黛娟说了多少秘密。
吴黛娟望着这个被自己视为情敌的人,现在似乎有了一丝亲近感:“谢谢你,猪猪姐。”

Categories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