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華讀物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綁架了時間線 txt-第386章 新徵程:起航讀書

我綁架了時間線
小說推薦我綁架了時間線我绑架了时间线
当迷雾之主睁开眼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进入了封棋的剧本。
命运齿轮再度缓缓推进,拉扯出一条相似的命运轨迹线。
封棋对自己身份的解释还是一如既往。
他告诉迷雾之主,他只知道自己来自领域世界,但是失去了绝大部分记忆,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何种族,一直潜伏在人类社会内。
至于为何潜入人类社会, 失去绝大部分失忆前就已经发生了,或许是族人的安排,他并不清楚。
这个解释从迷雾之主的角度来看,毫无破绽可言。
至少迷雾之主会觉得,他们之间只是萍水相逢,自己在封棋眼中毫无价值可言,完全没有欺骗的理由。
关于为何会来到这里, 封棋的解释是入学旧日学府前的实践调研。
面对迷雾之主询问,为什么要救他时。
封棋面带微笑, 坦然道:
“你让我觉得很亲切,我以为你就是我的族人。”
反派线的时候,也正是这番话让他拉近了与迷雾之主之间的初步感情。
事实也正如他所料想的那般,迷雾之主眼中的警惕散去,甚至产生了心灵共鸣。
因为他也失去了所有族人,孤零零地存活于人类世界。
在封棋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同是天涯沦落人,感同身受下,他对封棋的印象有了明显变化。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更让迷雾之主内心生出些许感动。
本以为相助一场,终究会分道扬镳。
封棋看他身受重伤,体内气血耗尽难以行动,并没有放弃他,而是背起他迎着风雪往凛冬城方向而去。
耗费数天时间穿过波动领域场。
他们的身影再度没入风雪中。
这一路上,迷雾之主望着封棋淡薄的身形, 来到人类世界接近十年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亲人在时才有的悸动。
接近凛冬城时,他们遇上了三名正往凛冬城方向走去的前线战士。
面对迷雾之主的请求, 封棋主动出手。
最后他击杀了其中两人,最后一人留给迷雾之主夺舍。
看似突然的遭遇战,实则这也是封棋提前安排好的一环。
当初屠村的悲剧既然能够避免,他不想再重蹈覆辙。
这次背着迷雾之主,他刻意避开了那条路线。
与此同时,他与迷雾之主接触的这一周时间里沐晴早已折返,这些路过战士也是在这期间提前安排。
这三名看似路过的战士都是提前饮下了记忆清除药剂,并被编辑了部分记忆内容的死囚犯。
目的就是为了送给迷雾之主夺舍,赋予他一个能够融入人类社会的身份。
迷雾之主的夺舍本就有记忆缺失的后遗症,对囚犯大部分缺失的记忆,也不会有任何怀疑。
吸收了三名囚犯体内的气血后,迷雾之主终于能够自由行动。
继续赶路一段路程后,他们来到了凛冬城。
这时候的封棋已经与虎魄研究院断开了联系,各种资金需求自然不能挂在虎魄研究院的账上。
许多消费都得自费。
为了帮助迷雾之主疗伤,他购买了大量未被处理的领域兽肉,供迷雾之主从中摄取气血。
很快,封棋本就贫穷的存款雪上加霜。
为了解决生计问题,他们入职了凛冬城的一家屠宰场。
宰杀牲畜成了他们每天的工作日常,期间迷雾之主还会偶尔偷吸一些气血用于疗伤, 做到了工作成长两不误。
这时候的迷雾之主显然已经放弃了争霸流成长路线。
他开始不断学习人类历史与文化,从中了解人族的发展历程, 为潜伏人类社会做准备。
迷雾之主的天赋也在这时展现。
他能在短时间内学完别人需要耗费十余年,乃至数十年才能掌握的学问。
相处期间,封棋与迷雾之主的关系也是越来越铁。
不需要刻意伪装,封棋内心其实早已将迷雾之主当成了自己的兄弟。
每天晚上下班,他们都会来到街角的酒吧,对酒当歌,畅聊未来。
其实迷雾之主对人类的食物并不感冒。
他坐在酒吧一角,目睹形形色色的人从眼前走过,从中了解人类社会的结构。
这个过程用迷雾之主的话说,就像是人类观察动物,亦或是看动物世界,能让他更深入了解人类这个族群。
封棋已经看出迷雾之主有了潜伏人类社会的想法。
趁迷雾之主还没有诞生掌控虎魄研究院的想法,他开始潜移默化的劝说迷雾之主跟自己一起去旧日城,一起考入旧日学府。
在封棋的劝说下,迷雾之主的心态逐渐发生了变化。
尤其是封棋醉酒后表示“与你相遇后,我觉得自己不再孤独……”
这让迷雾之主意识到,封棋不只是将他当成了兄弟,更是将他当成了亲人与依靠。
这无疑是一种双向奔赴的亲情。
同是天涯沦落人,都来自领域世界却又失去了亲人,孤独的飘荡在人类世界。
各种因素影响下,迷雾之主最终做出了决定。
封棋终于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目的,让迷雾之主与他一起前往旧日城,考入旧日学府。
由于今年的考试已过,为了感谢迷雾之主往后的陪伴,他拿工资给迷雾之主买了一套最新版的领域学基础知识。
对此迷雾之主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学习领域学知识,迷雾之主显然比封棋更有经验。
许多知识他完全懂,难处就在于如何以人类理解的方式表达出来。
终于,旧日学府的入学时间快到了。
封棋与迷雾之主拿着屠宰场赚来的钱购买了机票,踏上了前往旧日城的飞机,告别了凛冬城这座与风雪为伴的城市。
飞机驶入夜空,凛冬城逐渐在两人的视线中变得渺小。
这一站结束,历史翻开了新的篇章……
通往舞台的日记
……
旧日城。
短暂的失重感过后,飞机落在了旧日城的中心机场。
出了飞机,骄阳正好,温度适宜。
封棋与迷雾之主携带行李,往机场大厅方向走去。
对于旧日城,封棋相对陌生。
之前的时间线都是直接前往旧日前线补给区,只是在旧日城有过短暂停留。
作为一座海滨城市,旧日城背靠大海,资源丰富。
其他城市的海鲜、水果等资源主要是从旧日城引进而来。
旧日城的名字与未来城就截然相反,这个名字的背后有一段故事,主要是为了缅怀在近乎废墟的环境下建立起联合城市的先烈,更是对过去和平生活的向往。
其中也有重拾人类旧日荣光的意思在里面。
出了机场大厅,封棋与迷雾之主打了一辆车,径直往旧日学府方向而去。
顺着机场高架,能一览旧日城光景。
这座城市的建设没有未来城那般充满科技感,却也十分先进。
仅从沿途建筑与城市现代化程度而言,废墟中重建的旧日城远比星城与胜利城这两座古老更有科技感。
出租车行驶了大半天时间,停靠在了旧日学府正门前。
下了车,入眼便是两座高耸石狮,岁月洗礼下表面已经略显斑驳。
后面是装饰古典的朱漆宫门建筑,高十余米,风格古朴、庄严典雅,历史气息扑面而来。
正门旁的立碑上还有学府建设初期的先人题词。
重生之俗人修真
通过身份检验后,封棋带着以家属名义陪同的迷雾之主走入正门。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条两侧栽杨柳的笔直道路。
沿途有许多与他一样前来报到的新生,通过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对未来的学府生活充满好奇与期待。
继续往里深入。
灵材研究馆、领域文字馆、领域标场馆……沿途走去,各式建筑就已经说明了旧日学府的主要攻略方向。
虽然旧日学府内也设有战斗学之类的专业,但重心更偏向于领域学方向的研究。
这也是每年新生争霸赛,旧日学府向来垫底的主要原因。
终于,他们来到了宿舍楼前。
宿舍楼位于旧日学府接近后山的位置。
完成新生登记手续后,封棋拿到了自己的房间号。
与星城学府一样,每个新生都可以拥有单独的房间,减少了生活、学习上的相互影响。
将行李放下后,封棋与迷雾之主开始在旧日学府内闲逛。
想要了解一座学府的学习环境,就得先了解这座学府的历史。
为何诞生?如何发展?未来目标?
许多被保留的学府建筑内,就留有清晰的历史的痕迹。
例如第一任学府校长与第一批老师建立学府的那座木屋学堂,至今还被完整保留。
走入木屋内,能看到许多前人留下的笔记。
最令封棋印象深刻的是,木屋角落的白墙上刻着两行字:
“老子都要上前线了,老狗竟然强制要求我留下来当老师,要不是为了后代,我可去你妈的老狗!”
这行字迹已经变得模糊,却能从文字中清晰感受到主人当时强烈的情绪。这行字令封棋心中莞尔一笑的同时,却又肃然起敬。
这行字往下,还刻着一行字:
“最后三个月,毕生所学倾囊相授,此后踏前线,战未来,老子要为人族撕出一片天!”
这些历史痕迹,也令迷雾之主感触颇深,忍不住感慨:
“前人赋予后人魂,每一个强族的成长过程中都离不开那些拓路者,人类已经具备了这样的潜力,缺少的只是时间。”
参观完建学初期建造的学堂木屋,封棋与迷雾之主来到了旧日学府的领域生物标本馆。
馆内灯光通明,放着大量领域生物制作而成的标本。
这里的领域生物标本存放于玻璃罩内,以人类接触的时间依次排序,每一只领域生物标本前的玻璃还能触碰控制,功能选项中有详细介绍此类领域生物的能力特点等信息。
其中有许多领域生物已经灭绝,但它们的标本还存放于标本馆内。
标本馆共分为两层,游览一圈需要2小时左右时间。
如果是详细查看每一只领域生物的介绍信息,即使一天时间也无法完全看完。
参观中,令封棋感到诧异的是,他在这里看到了第一只被剥夺符文晶石用于打造符文战士的领域生物标本。
这是一只浑身长满黑色鳞片的人形态生命。
它的额头有一个凹陷的印记,显然就是镶嵌符文晶石的位置。
也正是从这只领域生物开始,符文改造学诞生。
参观期间,迷雾之主对这座标本馆的评价是“人类的变态恶趣味”。
最令他无法理解的是,那些明明已经灭族的领域生物标本,还被存放于标本馆内,按理说已经完全没有了研究价值。
对于迷雾之主的看法,封棋无言以对。
数小时的参观结束,封棋与迷雾之主离开了标本馆。
接下来他们又去参观了旧日学府的其他标志性建筑,逐渐对旧日学府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最后,封棋与迷雾之主来到了旧日学府食堂。
取了食物坐下后,封棋望向坐在跟前的迷雾之主:
“出去后,你有详细打算了吗?”
现在迷雾之主是以亲属的身份进入旧日学府,但也仅限于开学这天,等过了12点迷雾之主就必须离开旧日学府。
“先去找个工作,最好是屠宰场这类工作,这样我能时常偷吃一些气血,加快我伤势的恢复,其他时间我会用来学习……但我觉得领域学并不算一门很难掌握的学科,我觉得考入旧日学府用不了多久。”
对于迷雾之主的天赋,封棋深有体会。
月球漩涡
这番看似装逼的话,实则都是事实。
限制迷雾之主进入旧日学府的是一年一次的考试,否则他完全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领域学基础知识的掌握。
强族的优势向来不只是天生的血脉强度,学习能力也是其中之一。
除了拥有圣灵意识库,能够共享知识的灵能族外, 封棋还没见过比迷雾之主学习能力更强的其他种族生命。
他清楚记得当初与迷雾之主一起隐居山林的日子里,迷雾之主依靠观摩血石上的轨迹就参悟出血肉祭与血肉鼎两门顶级功法的情景。
他的天赋,丝毫不弱于林染。
知识储备方面,他甚至还强于林染不知一点。
吃完这一顿告别饭,封棋将迷雾之主送到了学府正门口。
走出校门,封棋目送迷雾之主往街道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封棋开口喊住了迷雾之主:
“老迷!”
迷雾之主听闻,诧异回头。
“我不在的日子里努力学习,争取一年后考入旧日学府,陪我走完这段学府生涯,往后我陪你攀登巅峰。”
听到这番话,迷雾之主脸上浮现笑容,随后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
望着迷雾之主远去的背影,封棋也在这时转身。
望向古典装饰的旧日学府大门,他的脸上浮现笑意。
新的征程,就此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