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華讀物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不朽大王-第七十八章:暗流洶涌相伴

不朽大王
小說推薦不朽大王不朽大王
此刻的柳氏商行,鑫雅阁两处同样门庭若市,人潮汹涌,人头挤挤攘攘,一副热闹繁荣的景象。
作为竞争对手的萧家家主萧君浩和陈家家主陈星阑看到宣纸一物的购买力度如此强劲,都坐不住了,纷纷赶往多宝阁。
一辆装饰豪华至极的马车上,萧家家主萧君浩和陈家家主陈星阑并肩坐在马车之上,正在观察着多宝阁的宣纸。
在萧君浩和陈星阑对面,还有两人坐着。
其中一人乃是一位老者,一头白须,脸色苍老,身材瘦削,穿着一件普通的长袍,身材干瘪,给人一种病恹恹的感觉,就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跑一样。
另外一人乃是一名青年男子,约莫十七八岁左右,身穿锦衣华服,头戴玉冠,身形挺拔,面容英俊,一副翩翩公子模样,一看就知道是一位纨绔子弟,此刻也正在津津有味的研究着宣纸。
功德印
那老者正是天蝎宗副宗主,冷玉山!
而那名纨绔男子,便是陈家家主陈星阑的小儿子陈萧生。
今天的他倒是没有提着鸟笼,反而是带着几分拘谨,坐在马车上,不敢乱动。
萧君浩,冷玉山,陈星阑,这三人都是一等一的大人物,在青云镇也都算是足以一手遮天的人物。
只不过此刻他们的脸色却是不好看。
看着多宝阁门前浩浩荡荡的人群,萧君浩眼中闪过浓郁的羡慕嫉妒恨的神情,心中怒火熊熊燃烧。
恶女世子妃 时光倾城
萧家家族势力庞大,有天蝎宗的扶持,在与柳氏商行,鑫雅阁两处的竞争力,远胜青州云镇其他的商铺!
但是现在两处的宣纸生意竟然出售的速度如此恐怖,这令萧家家主感觉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一时间,萧君浩心中怒火中烧,恨不得立马冲上去狠狠的将宣纸这么赚钱的生意抢过来,将这些宣纸统统销毁掉!
看着多宝阁门前那排列有序,整洁的队伍,陈星阑的心中也充满了怨毒!
但是他知道,自己并不足以同鼎鼎大名的炼药师工会叫板,只能压抑心中的愤怒,将自己心头的怒火全部隐藏了下去。
不仅仅是萧家家主,鑫雅阁,青云镇其余的一些商行,包括外来的一些大商行,也都在暗中关注着这一幕!
徐冉颖这次展现出来的实力太恐怖了,不只是青云镇各个商行和大势力,连青云镇其余的小家族势力也都看到了这一幕,眼睛都红了。
极品收藏家 空巢老人
他们也想得到宣纸的配方,想要研究出来,甚至是制造出来!
昨天,冷玉山提前将陈萧生收为了自己的亲传弟子,而萧家家主嫡子萧顾更是被天蝎宗宗主聂钧预定为宗主亲传,有望成为下一任天蝎宗宗主的候选人!
明日的各大宗门招生大会,已然成为了一个形式。
真正的家族的好苗子,其实早已被各大宗门预定!
萧,陈两家也是巴不得与天蝎宗更加亲近,尽管一直以来贿赂天蝎宗,打通青云镇阻碍他们发展的势力。
可以说,圣云宗的没落,深究下去,必然会发现其中有着他们两家的身影!
“这宣纸当真不错。”
冷玉山阴鸷的眼睛闪烁着精芒,眼底流转着炙热的光芒,率先打破了马车上的平静。
“冷前辈,我们要不要将这宣纸的制造配方争抢过来!”陈星阑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阴霾。
“争抢?怎么争抢?难道凭咱们的实力还能与我们炼药师协会相比吗?”
冷玉山摇了摇头,苍老的声音响起,听上去却是格外刺耳,他冷哼一声:”别忘记,我们联盟虽然强大,但想与庞然大物的炼药师工会叫板,怕是有些捉襟见肘。“
”而且,这宣纸虽然卖的很快,但是它居然才买五文钱一张,这个价格太低了,老夫都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是单纯的愚蠢,还是另有其意!”
冷玉山笑了起来:”不过以老夫的眼光!这宣纸虽然很好用,但是你们觉得修士会用这样的东西吗?而且就算是有修士购买,以五文钱一张的价格出售,还不如我们卖高等级的丹药所赚取的利润多呢!”
闻言,陈星阑和萧君浩的脸色变幻不定,最终还是选择沉默,毕竟他们也不愿去招惹这个强大到令人发指的炼药师协会!
“那圣云宗呢?”萧君浩突然问道,他的语气有些阴沉。
据传言,圣云宗的新任掌门林杰才是研究宣纸一物的主人,多宝阁,柳家商行,鑫雅阁三处所销售的宣纸都是由这个他们一直不放在眼里的小丑提供的,想必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某种合作关系。
听到萧君浩的话,冷玉山的脸色微微变化,随即冷哼一声:”哼!一个苟延残喘的小小的圣云宗罢了,现在能勾搭上炼药师工会,柳家,王家,自以为我们拿他没办法,从此便可以高枕无忧,安稳发展。”
“但是,老夫会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自己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依靠别人的施舍,不然的话,迟早有一天,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原本天蝎宗的政策是,慢慢压榨圣云宗,因为圣云宗经过天蝎宗等盟友的针对,策反了一批圣云宗的长老和弟子,但这些人都对圣云宗祠堂的秘密一无所知。
据天蝎宗高层得到的消息,圣云宗祠堂内,隐藏着大秘密!
这也是天蝎宗等宗门为何一直以来对付圣云宗的根本原因。
可以说,经过他们长达二十余年的针对,圣云宗已然是强弩之末,除了圣云宗的几位长老外,其他力量已然消磨殆尽!
而圣云宗的几位长老在大战中也早已身负重伤,寿元大减,本以外天蝎宗可以不费一兵一卒静静等待圣云宗长老寿命耗尽,拿下圣云宗。
没想到圣云宗还真是愚蠢,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作死。
这让天蝎宗高层如何能够忍耐!
“哼,我们天蝎宗虽然不如炼药师大会,但要灭一个区区圣云宗,还不在话下!”冷玉山的目光中寒芒闪烁,充满杀机,”等招生大会结束,将准备加入圣云宗的所有人一网打进!”
“至于柳家跟王家,我天蝎宗自然会在暗处帮助你们两家,你们两家只需要打经济战,将柳家和王家将柳家和王家的生意搞垮便可!”
“到时候我会亲自出手,将他们彻底灭门!”
“从此,青云镇,便只有两大家族!”
冷玉山的语气冰冷,眼眸中散发着森寒的杀机。
冷玉山阴冷无比的话,令萧君浩和陈星阑纷纷眼眸亮了起来,眼底闪烁着冰冷的寒芒。
陈星阑兴奋道:”前辈,既然您这般说,我们便不担心了,一切就拜托您了!”
萧君浩和陈星阑对视一眼,纷纷点头,嘴角勾勒出一抹阴险的笑容!
“走吧,回去吧。”冷玉山冷喝道,”这一次招生,老夫倒要让那些支持圣云宗的人知道,得罪我天蝎宗的下场!”
萧君浩挥了挥手,示意马车赶紧离开。
随后一辆马车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驶入萧家府邸,消失在众人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