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華讀物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神話版三國-第四千一百六十五章 戰而勝之相伴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赫兰的实力相当不错,但面对300盾卫肯定是个死,哪怕有亲卫也是个死,但那前提是这些盾卫是正常有盾牌的那种盾卫,没盾牌虽说也能杀, 但赫兰要跑,这群盾卫没什么好办法能封住。
毕竟没有那厚重的盾牌,盾卫的士卒想要硬接内气离体的砍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自然就给了对方突破封锁的可能。
后面就不用说了,赫兰翻墙跑路, 变身三米八猛男的徐元带着二熊、牛大力、梁珂、温酉等等猛追, 抓个内气离体,他们这群人都能变成九级爵位, 当然玩命追了,结果这群人没一個有速度类型的天赋,基本全靠肌肉提供的猛力,死命追,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越追越远。
本来到了这一步也就只剩下放弃了,因为追不上。
内气离体在云气下对比练气成罡靠熔炼的士卒那是均衡的强,没有短板,也许某些方面靠着熔炼的精锐可能超过内气离体, 但要全方位超过, 那需要的是全方位的提升,而天赋熔炼带来的提升其实是针对性的提升,全方位的话, 最起码孙二熔炼的数量都是不够的。
然而就在赫兰即将逃出生天的时候, 遇到了李河和木延,遇到这种白捡的大鱼,这俩人当然不客气的准备笑纳。
偷星换妹
毕竟他们两个之前也不是没跟着二熊一起锤内气离体, 他们两个这种天生身强力不亏,穿300+装甲的顶级盾卫, 在云气下其实是不怎么怕内气离体的,结果交手之后,就发现没了盾牌,有点打不过……
斩马剑很好,但是赫兰一个突击直接杀入了内圈,李河和木延都出现了发力问题,而且因为剑圈的覆盖面积,斩马剑面对赫兰这种灵活的对手甚至不如近战武器。
丢掉了斩马剑,用三棱刺剑和赫兰交手,没两招木延就挂了一条口子,就这还是因为赫兰身后有大批的盾卫追杀,心急如焚,不能发挥出最巅峰的战斗力,外加木延的板甲本身就很厚实,赫兰不好杀。
木延的脑子更为灵活,面对这一幕,直接选择了让开赫兰, 让赫兰从自己身边冲过去, 而赫兰见此自然不会纠缠, 缩身直接穿了过去,而木延则是直接丢掉了三棱刺剑,抓住了李河,将李河作为武器朝着赫兰砸了过去。
木延本身的力量其实不算很强,但这家伙干过好几次徒手丢全甲牛大力,全甲二熊,将半吨的玩意儿趁对方不注意突然拿起来那实属正常行为,甚至李河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木延抄起来了。
从某种角度讲,木延对于力量瞬爆的使用,确实是有些离谱,总有一种趁着某些东西不注意的时候,将对方扛起来的意思。
故而当木延以力量瞬爆将李河抓起,朝着赫兰砸过去的时候,赫兰其实也是有些懵的,毕竟这可是钵逻耶伽,超额云气的枢纽,哪怕现在因为动荡云气压制下滑,但起码也是正常云气的三倍左右。
在这种情况下突然单手拎起半吨物品挥动确实是让人头皮发麻,最起码在这种环境下赫兰自己就算是有准备,也做不到如此利索的。
故而这家伙当即想要闪避招架,但相比于之前三棱刺剑的打击面,李河被木延当做武器使用的打击面实在是太大,起码如此高速,大面积的打击,赫兰是完全没办法闪避开的。
而赫兰眼见挡不住,抬手反斩,结果被李河用三棱刺剑接住,在斩断三棱刺剑之后,余力不等砍开李河的甲胄,被作为武器使用的李河,已经以狂猛的姿态轰中了赫兰。
这大概是木延使用过的最重的武器,预估大概有五百斤朝上,其上叠加了力量瞬爆,重兵器粉碎打击,以及李河自身的重兵器超重打击,也就是李河常用的泥头车撞击。
哪怕赫兰无愧于内气离体,被这种玩意儿打中也紧跟着飞了出去,而木延也因为在云气下控制不住这种高速挥击的重武器,导致李河脱手而出,二阶段迅捷泥头车撞击带着赫兰直接撞穿了对面的围墙之后,又撞塌了围墙之后的围墙……
小佚 小說
“我有些理解为什么孔雀那么难对付了。”许褚听完之后,心态复杂的开口说道。
“这关孔雀军团什么事?”木延不解的询问道。
“孔雀军团的坐骑是目前唯一自身具备天赋的军团,也就是战象具备无畏天赋。”许褚毕竟是刘备的保镖,所以知道很多普通人不知道的秘闻,而像这种关于孔雀的秘闻,也只有孔雀真正完蛋之后才能流传出来,在以前孔雀虽说是流氓,但很少有人知道原因。
“动物也可以拥有天赋?”李河大吃一惊,“我在京畿地区巡逻偶尔都会遇到老虎,没有天赋的老虎都很可怕了,有天赋,那恐怕就算是我也应对不了了。”
没有云气压制,李河这种遇到内气离体的老虎肯定完蛋,当然要是有云气,遇到内气离体的老虎,全装的李河还是有把握对付的,可老虎要是出了天赋,那真就没办法打了。
“就目前来看,能给动物训练出来天赋,只有拉胡尔做到了。”许褚开口解释道,“我听人说查阅了很多的资料,最后确定拉胡尔给象兵的大象训练出天赋也是无意间完成的。”
“那就好,那就好。”李河吐了口气,安心了很多,他是真的不想面对有天赋的老虎。
“也就是说,你们将赫兰抓到了?”许褚看着李河两人询问道。
“撞断了对方八根骨头。”木延嘴角抽搐的说道,“我也没想过重兵器粉碎打击会有这样的威力,反倒是李老五这家伙只是骨裂。”
“我打了骨骼增强针。”李河没好气的说道,“再还有我也使用了重兵器超重打击,而且我撞了很多的对手,自适应天赋有针对性的强化了我的常用发力的肩甲等部位的骨骼强度。”
天天泥头车冲锋也不是没有好处,起码李河主要用来撞人的那部分身体的骨骼强度得到了明显的特化,再加上骨骼增强针等等,李河的骨质结构什么的还是非常靠谱的。
“其实我觉得那些不是重点,你那些条件全加上,就骨骼强度应该也就和内气离体差不多。”木延想了想开口说道,“按道理说赫兰碎了八根骨头,你起码也得断好几根,结果你就几根骨裂。”
“大概是因为超重打击这一天赋的保护,某些天赋本身就会作用于武器本身,我之前大概也算是武器。”李河虽说还是一瘸一拐的,但也没和木延再继续闹了,毕竟抓了赫兰,光明的未来就在前方。
“这样的话,我觉得我需要研究一下重型打击这个天赋了,将自身作为武器使用,居然还能提供对于自身的保护,这个天赋值得熔炼。”木延嘿嘿一笑,拍着李河的肩膀说道。
汉军大量盾卫的进入让钵逻耶伽之中尚未撤离的内气离体陷入了麻烦之中,相比于其他军团很难围剿内气离体,标准盾卫在持盾结阵的情况下,只要不轻敌冒进,面对单一内气离体,是有相当的把握。
以至于来不及跑的赫兰、苏拉普利、西纳里都是被大规模的盾卫围剿封堵在城区之中,最后成功活捉。
倒是阎立普、纳塔拉、卡拉诺那些家伙在发觉大势已去,果断放弃挣扎,率领本部先行撤退,从某种角度讲,苏拉普利被抓住更多是因为看不清形势,他原本也能和卡拉诺等人在亲卫的保护下撤离。
三個皮蛋 小說
至于莱布莱利,这家伙因为在西城墙,东城墙被拿下之后,莱布莱利就迅速组织人手撤离,就像是之前脱离孟获一样,再一次轻松的逃出了钵逻耶伽,可以说莱布莱利在撤退的这些人之中组织力最强。
也正因为这家伙保持了完整的组织力,才能得以掩护其他人在薛邵等人的绞杀下成功撤离钵逻耶伽,不过饶是如此,布拉赫之前聚集的九万多正卒,七万多青壮,真正从钵逻耶伽离开的不到三万。
当然战死的不多,汉室证明了自身不搞京观、屠杀,只是在战场上下手之后,贵霜士卒在确定己方战败之后,投降起来变得现实很多。
后方的陈曦这个时候也少有的有些烦躁,好多年没亲自来战场了,原本以为自己能做到镇定自若,结果从收到于禁和布拉赫打起来,陈曦就难免有些紧张。
“好了,子川,少转一转,不知道你什么感觉,我看你这么转,挺心慌的。”刘备对着陈曦安抚道,实际上刘备也慌,但既然两个人在营帐里面,不能都慌啊,所以陈曦慌了,刘备就表示我不能慌。
“不知道前方情况如何?”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我以前在国内的时候,甭管前方打成什么样,我都能心平气和,结果在这边,我还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能力。”
“因为在前方伱知道当你拿到战报的时候,战争已经打完了,你只需要看一个结果,根本不需要经历过程,而这一次要经历过程,还是那种不由你操控的过程。”刘备笑着说道,“好了,坐着吧,文则乃是积年的宿将,你难道信不过。”
陈曦闻言先是点了点头,后面又摇了摇头。
于禁的能力不用说,而且这一世他们去泰山的时候,于禁在台上县衙当县尉,妥妥的老臣,再加上历史总评,于禁的能力陈曦还是信得过,只是信得过不代表不慌啊。
“就算信不过文则,你好歹也信得过自己吧,你的物资,后勤,你武装组建的各种盾卫。”刘备尽可能的安抚着陈曦,陈曦再这么转圈圈下去,刘备也会有些担心的,毕竟情感这种东西,是可以传递的。
就在这个时候营帐外传来了一阵骚动,陈曦赶紧跑了出去,身后的刘备看着这一幕不由的一笑,哪怕是这么多年了,甚至陈曦都能理所当然的自称是老夫的时候,他的本性仍和曾经完全一致。
“什么情况?”陈曦看着贺轸询问道,最近这家伙和黄滔等人天天来传信,陈曦自然也能贺轸,虽说以前也曾见过,多少有些印象,但完全不像现在这么数落。
“我军大胜布拉赫,于将军于野战斩杀了布拉赫!”贺轸大声的回答道,“现在正在追袭溃军。”
陈曦闻言大喜,甚至面上都有些遮掩不住的狂喜之色。
“看吧,我就给你说文则还是非常靠谱的。”刘备从营帐里面出来听到这话,原本有些担心的状态,瞬间变成了那种我的识人之能早已确定未来的自信状。
只不过这次陈曦分心于其他,倒还真没看出来刘备其实之前也多少有些担心的,故而听到刘备这话,附和一般的点了点头。
“于将军是追袭,还是准备一鼓作气拿下钵逻耶伽?”陈曦突然询问道,“他这个时候让你来的话,应该是给你说了想法了。”
虽说汉朝是出了名的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外加刘备这边也基本不会搞什么远程遥控,但前线的将校每当有大的进展的时候,还是会给后方的刘备进行汇报。
这种汇报更多是展现出对于刘备的尊重,至于期望从刘备那边得到什么指令,说实话,汉将干架全靠自己,后方不需要任何的指挥,只要物资准备好,大多时候都能打的不错。
当然偶尔也会出现,前线拿了物资打的不行,后方的文官收到消息之后忍无可忍直接将衣服一脱,露出一身的腱子肉,然后自己上战场去解决问题,毕竟这年头文官和武将可没有明确的划分。
陈曦这边虽说有明确划分职能的意思,但运行到元凤五年,版图进一步扩大,一人身兼数职的情况是不可避免的,于是总体上又变回曾经那种文武不分家,再加上开拓时期,各家也都恨不得一人当做两个人用,所以在教育的时候就按照古典儒家的模板。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神話版三國 線上看-第四千一百六十四章 強攻看書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让吴将军做好掩护的准备,一鼓作气拿下钵逻耶伽。”于禁神色澹漠的对着一旁的副官赵恒通知道。
太史慈面带吃惊的看着于禁,颇为不解,我冲了一波,什么情况你难道没看出来吗?居然还要再来一波, 而于禁只是摆了摆手,到了这个程度他要是打不下来钵逻耶伽,那之前的赌博真就亏了。
于禁之前担心的是在超额云气下没法打赢布拉赫,或者更直接一些陷入僵持,布拉赫见好就收,使得对方的士气意志大幅增长, 导致钵逻耶伽成为一座真正意义上坚城。
说实话,于禁虽说很少打攻城战, 但所谓的城高陷深对于于禁而言完全没有士卒心志坚定更麻烦,而于禁之前担心的就是布拉赫给贵霜士卒树立起军心,导致钵逻耶伽只能用命填。
结果之前一鼓作气连布拉赫都扬了,于禁对于钵逻耶伽这座坚城的攻克基本没有什么为难了,大不了组织一群神仙老兵带队往上冲,一个神仙级别的盾卫百人队上去了,后面一群人都能跟着冲上去。
在贵霜士卒气势汹汹的时候,这么干可能会出现神仙老兵损失惨重,空耗士气等等,可换成现在这种情况,贵霜士卒强行封堵汉军顶级盾卫, 怕不是需要人均机械心智才行。
既然没有那种心志,于禁拼着盾卫的损失,无论如何都能将钵逻耶伽拿下来,就贵霜士卒现在的状态, 汉军一旦真的大规模登上城墙,钵逻耶伽当场内乱,之后不攻自破。
更何况,于禁还有秘密武器,也就是许褚军团,许褚的军团天赋哪怕存在一定的短板,但在一定的时间内,裸衣天赋确实是能在脱掉铠甲之后,保证自身具备之前具有甲胄时的防御力。
本来裸衣天赋的正确玩法应该是开启裸衣,脱掉甲胄,自身无甲状态下,获得了拥有甲胄之后的防御,然后再穿上甲胄,这样根据天赋不同,能获得一点几倍到两倍的防御加成。
这个加成是非常恐怖的,这也是当年皇甫嵩愿意指点许褚的原因,因为灵帝年间当将军的皇甫嵩在军用物资方面属于彻彻底底的穷人,当时皇甫嵩给许褚手把手的教军团天赋,就是本着以后一个军团的装备,可以武装两个军团……
后来发现自己纯粹是想多了,陈曦的军需物资实在离谱,皇甫嵩也就不怎么和许褚交流了,毕竟当时许褚还没有诞生军团天赋, 未来的开发方向有好几个, 皇甫嵩定向搞了裸衣固定下来了而已。
总的来说就是所谓的黑历史,未免以后被发现,皇甫嵩就跑路了。
所谓的只要我跑的够快,你就逮不住我,当然许褚对于皇甫嵩是发自内心崇敬的,所谓的破界强行凝聚军团天赋这个也是要有一个下限资质的,许褚和典韦的资质怎么说呢,指挥军团就别抱希望了。
典韦能凝聚,更多是因为他这个时代中原精修的第一人,所带来的加成,并不说指挥能力比许褚强。
实际上没有皇甫嵩的指点,许褚要诞生军团天赋并不容易,这世界上强行凝聚军团天赋的也就那么几种方式,而这几种方式的核心说白了就是士卒的认同。
故而皇甫嵩觉得自己又制造了一个黑历史什么的,纯属想多,他觉得自己坑,纯粹是站在自己这个高度,觉得搞了个这种东西有些丢人,可放在许褚这个层面,说实话,起码许褚只有感激。
再加上皇甫嵩当初考虑问题的时候完全没想过还有非常离谱的玩法,比方说现在……
穿着一身板甲,将上百斤的大盾丢在一旁,提着一柄百斤斩马剑的盾卫士卒精神饱满的出现在了前线,这些就是加持了许褚军团天赋的超级盾卫,裸衣的新用法,我丢了上百斤的盾牌,换上了超重型武器,瞬间攻防两端拉满!
说实话,也亏前段时间陈曦换装淘汰了超重型斩马剑/大关刀盾卫的武器,否则这个时候许褚想要弄到这么多的超重型斩马剑也还真不容易,毕竟百斤级别的武器,说实话,顶尖内气离体在云气下作战的时候也不会使用这么沉重的武器。
可对于盾卫而言刚刚好,自适应带来的体感无自重,在放弃了盾牌之后,使用这种武器非常顺手。
唯一的缺憾就是使用了这种超级斩马剑之后,没有了盾牌的盾卫防御力大幅下降到普通重步兵水平。
当然作为交换,使用这种武器的盾卫获得了惊人的破坏力,百斤重的超重型斩马剑一剑挥下去,基本可以默认自带重武器打击,砍杀斩断,力量崩毁等天赋效果,哪怕并不完全等于天赋,也非常恐怖。
就跟第一辅助的一拳下去,不带特效,可恐怖的力量打中跟一堆天赋堆到一起的结果完全没有区别。
能像挥舞普通战刀一样挥舞超重型斩马剑的盾卫士卒,每一击都足以称之为致命打击,甚至真要说的话,同为盾卫士卒,标准盾卫也很难接住使用这种武器的战友的全力一击。
毕竟180的宽度,基本厚度在2m左右的超级斩马剑,在算上刀柄,按照摆臂长度计算,末端速度带来的威力,在被云气压制的前提下,反坦克可能有些难度,但是反战车毫无问题。
根本不需要任何花里胡哨的特效,也不会有什么惊人的光华,有的就是朴实平凡的砍杀,最多这个砍杀略微势大力沉的一点。
理论上来讲,在目前这种云气环境下,恐怕只有内气离体在有防备的情况下能迎接这种砍杀,低于这个级别,就算是接住了,武器强度不够,直接死,武器强度够,当场内出血。
可以说,许褚开启裸衣之后,在自身军团天赋提供的延续防御消失之前,许褚率领的盾卫几乎可以强杀大多数的对手,T0级别的防御,T0级别的杀伤力,常规步兵的机动力,堪称无敌。
“仲康准备好了没有?”于禁看着许褚询问道。
“还差一点,我正在使用军团天赋延续士卒的防御力。”许褚闷声回答道,到现在他要是不知道于禁是再给他搭台子,那他就是憨憨,哪怕他本身就是个憨憨,他也不至于憨憨到这个程度。
“还需要多久?”于禁看着许褚询问道。
“半炷香的时间。”许褚估计了一会儿回答道。
“好,我给你半炷香的时间,到时候你亲率本部,我给你敲鼓助威,这一战能不能一鼓作气的拿下,就看你了。”于禁看着许褚大声的下令道,而太史慈和陈到也都看着许褚。
“谨遵将令!”许褚大声的回答道。
汉军远远的站在城下,而贵霜将校则努力的整肃士卒,做好下一波汉军冲锋的准备,气氛越发的凝重,直到某一刻许褚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军团天赋,麾下所有的双天赋盾卫直接丢掉了盾牌。
于禁眯着双眼看着许褚麾下的盾卫士卒,在这些盾卫丢掉盾牌捡起身旁重型斩马剑的时候,以于禁、太史慈、陈到为首的内气离体,靠着天地精气的异动都看到了所有盾卫士卒身前浮动的那层盾牌。
“许将军的军团天赋这么粗暴吗?”关平毕竟是借用天地精气成就的破界,哪怕被打落了破界层级,眼力还在,故而很是惊奇。
对于足以看穿这一招虚实的关平来说,许褚这一招简直就是内气离体操控天地精气化铠的翻版。
花花小狐妖
只不过在这种云气压制下,内气离体想要化铠都很难,但许褚的军团天赋居然给麾下所有的盾卫士卒完成了这一步,非常离谱。
“是啊,就是这么粗暴,当年皇甫将军练兵的时候,我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于禁吐了口气说道,“和我们的军团天赋有很多的延伸向和开发方向不同,仲康的天赋只有这么一条路。”
就跟肯迈勒跟了孙策,心象再次开启之后,形成的强制注目一样,广博确实是好事,但专精到某一个极限,也会非常离谱。
“仲康的军团天赋,只能用来延续自身所能肩负的防御能力,可正因为只有这么一个能力,其他约束反倒更少。”于禁看着许褚麾下士卒身前都出现了一层若隐若现,但看起来足足有几厘米厚的黑色盾牌,一脸的感慨。
“我去给仲康击鼓了。”于禁对着太史慈几人说道,“你们各自守好战线,避免贵霜奋死从东门出击。”
说实话,这个概率很小,毕竟贵霜现在士气问题很严重,但如果真的从东门出击,汉军阵线太乱的话,多少还是能造成一些伤亡的,故而于禁作为统帅,为许褚敲鼓助威的时候,不忘叮嘱一下关平等人。
“诸将士听令!”于禁一锤砸在战鼓上,所有的鼓手都敲击了起来,汉军的军容骤然一整,对面还在调度布防的贵霜士卒听到汉军的鼓声,也在各自将校的指挥下做好了防备,就在这种情况下,许褚扛起自己的九环象鼻刀带头朝着贵霜东城墙冲了过去。
“第一波次放箭!”在之前等候的时间,吴班已经将自己麾下的弩机盾卫分成了三批,毕竟弩机这玩意儿是单发,威力大是很大,但在攻城作战的时候,进行压制的话,频率太低。
分成三批之后,每批的数量是少到不到五千发,但基本五六秒就能打一个批次,这样进行压制,起码还能提供一定的压制能力。
至于说这样使用弩机的损耗,以及意外命中攻城时的战友什么的,那就属于无法避免的事件了,不过这次吴班使用的是训练箭,虽说因为仰射飘的厉害,但起码就算命中友军,也不致命。
五千多的超级盾卫分成了一百多个队伍,在之前第五波次和第六波次,以及之后的休整时间中,汉军的后勤人员又制造了二十多架非常标准的竹梯,使得这一次的攻击面再次加大了很多。
“放箭!”汉军的竹梯搭在钵逻耶伽城头的第一时间,贵霜士卒就在中下层将校的指挥下对着这群没有持盾,而是使用斩马剑的盾卫发动了攻击,然而完全无用。
大量的箭雨在汉军士卒身前几十厘米处就撞了那层黑色的防御层,然后迅速的弹开,这一幕被贵霜的士卒看在眼里,直接从一旁举起垒石朝着汉军砸了过去。
和之前那些盾卫需要一手扛盾,在云梯上无处卸力的情况下不同,许褚麾下的盾卫靠着许褚那层黑色的防御层直接硬顶了贵霜的垒石,虽说两个玩意儿的防御力完全一致,但盾牌起码需要士卒分出一只手,而许褚提供的防御延续,完全解放了士卒的双手。
这么一来,许褚麾下的士卒往上冲的效率远远超过了之前的盾卫,这些人几乎是硬顶着各种攻击,双手抓住云梯,强行往上冲。
“死!”许褚一脚踩在云梯倒数第二层,勐地跳了起来,冲上了城墙,手上的大刀带着刀罡直接砍碎了对面封堵的士卒,而后大量的枪矛朝着盾卫刺了过来,一如之前面对太史慈。
可和太史慈那种不得不躲的情况不同,拥有倒拉九牛之力的许褚靠着自己的军团天赋硬抗了枪阵,然后直接一群人撞飞了出去,给后续的战友创造了登城的机会。
“杀!”李河冲上城头的瞬间,屈身一个小倾角,沿着城头的方向将自身的迅捷天赋发挥到了极限。
相比于当时使用着超级盾牌,导致负重过于离谱,只能跑出百米五秒速度的糟糕局势,在放弃了超重盾牌,换上了百斤左右的斩马刀的李河,直接跑出了百米三秒……
恐怖的泥头车冲锋将一群贵霜士卒撞飞了出去,甚至这一防区的练气成罡都没来得及出手就被因横在他面前的士卒被李河撞到,导致身形不稳,被泥头车姿态的李河撞的从城头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