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華讀物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浩劫餘生 岐峰-第九百零七章 流沙區閲讀

浩劫餘生
小說推薦浩劫餘生浩劫余生
卸甲岭大营内,集合号忽然响起,营地内的士兵们均是精神一振,随后开始迅速列队集合。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李鸿天
数百名士兵在操场列队,蔺大勇握着大喇叭吼道:“所有人以排为单位列队集合,一排到五排驻守营地,其余人向车库方向移动,以排为单位登车,准备出发!”
一名新兵自从来到卸甲岭以后,连实弹都还没打过,听见蔺大勇的喊话,好奇的问道:“长官,咱们要去哪啊?”
蔺大勇眼睛一瞪:“你的教官是怎么教你的?说话不知道喊报告吗?”
士兵高喊道:“报告长官!我想知道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军令如山,长官说的话,所有人必须服从,叫你朝东你朝东,叫你朝西你朝西,谁也不能错一步,你的职责是执行任务,而不是提问题,在这废什么话?!”蔺大勇摆了摆手:“去车库取车,速度快!”
众多士兵闻言,全都开始列队跑向了车库。
独立营如今的军车数量不少,共有十台卡车,但实际上只有三台是军产,其余的都是宁哲以私人名义购买,算是借给独立营使用的,实际上也是为了给自己提供便利,可以随时调用这些车给林巡的匪帮使用,同时利用军方的身份,去五谷城给他们购买给养。
随着士兵们开始登车,宁哲和胡逸涵、张放等人也从他们独立排驻地那边走出来,单独坐进了一台卡车里。
胡逸涵登车后,坐在了驾驶位,看着远处已经驶出车库的五台车,侧目看向了宁哲:“咱们不是要去五十公里外支援被困的士兵么,怎么才去了一百多人?”
“吕勐刚刚跟我通话的时候,说那支运输队是被沙尘暴和流沙给耽误的,而且主要的敌人是狼群,咱们要做的就是过去将狼群驱散,然后把他们带回来就可以了,卸甲岭周边没有什么规模太大的匪帮,这一百多人主要就是为了震慑一下流窜的土匪,至于狼群,到地方扔几颗手雷,再把火焰喷.射器亮出来,足够驱散这些畜生了。”
宁哲坐在副驾驶,并没有太在意的做出了回应,因为刚刚的电话,是吕勐亲自打给他的。
宁哲相信吕勐不会欺骗自己,就如同吕勐不相信吕涛会欺骗他一样,而这一场由信任引发的骗局,正在迅速发酵。
全职大师年代记
独立营的部队离开驻地之后,就开始根据师部提供的坐标点,开始在沙漠里行进,跟情报当中提供的消息一样,他们前往的位置,的确是一条巨大的流沙带。
社长的特别指示
流沙简单的解释,就是沙像液体一样可以流动,经常出现在地基不稳的沙漠,当有重物置于沙体之上,就像被水吞没一样,最终沉到底部。
对于漠北的流民来说,流沙是一个好现象,因为流沙密集的地带,下面通常都会有旧世界的遗迹,但宁哲他们来的这片流沙带,因为位于要塞管控区和土匪地盘的交界地带,局势比较混乱,所以基本没有挖掘队会来这里进行开采,否则就算挖出来什么好东西,恐怕也带不走。
流沙这种自然现象很难侦测,因为在陷入流沙之前,肉眼看去,地面都是一样的。
车队进入流沙地带之后,第一台车很快便遭遇了这种情况,随着车头一沉,车身开始以极快的速度下陷。
“糟了!”位于车队尾部的宁哲看见这一幕,迅速拿起了对讲机:“头车内的人听好,所有人不要下车,其余车辆扇形散开,抛投钩索,搭设逃生板!”
宁哲话音落,几台车全都开始小幅度的移动,同时向头车发射带有钢缆的抓钩,车上的军官也开始指挥士兵们将钢缆捆绑在车辆的拖车梁上面,同时在脚下拿起木板向后轮和车辆后退的地面上扔,以增加受力面积。
正太哥哥
“嗡嗡!”
随着后面的几台车引擎咆哮,钢缆瞬间绷直,但是前车并没有被拖拽后退的迹象,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开始向下沉没,在自然的力量面前,机械的力量也显得很渺小。
“排长!不行了!这么下去咱们都得死!快跑吧!”一名新兵顺着车篷向外望去,发现他们这台车的前轮已经彻底陷入地面,而且驾驶舱都沉了下去,里面的驾驶员无法推开车门,只能开枪击碎玻璃,准备爬出去逃生。
人心一乱,新兵们的求生意志被激发,纷纷想要跳车逃生,他们本以为车辆下陷是因为重量,结果人一跳进去,也开始下沉,而且越是挣扎,下沉的速度也就越快。
“所有人都不要慌!”宁哲看见前车那边乱糟糟的模样,直接拿起了车载喊话器:“前车的人立刻弃车逃生,从车尾跳下来,踩着逃生板,抓着拖车钩索移动,不要踩黄沙!”
“砰!”
下陷的卡车内,排长抽出配枪鸣枪示警,让众人安静了下来,随后大声吼道:“长官喊话你们都没听见吗?平时的训练都忘了吗?现在给我有序下车,迅速撤离,速度快!”
总裁娶进门
车里的士兵看着陷入流沙大声呼喊,但很快失去踪影的队友,一个个紧张的不行,纷纷顺着车跳下去,开始拽着缆绳,踩着木板向前移动。
宁哲看见有其他车辆的士兵想要去帮忙,继续喊道:“流沙的扩散面积很快,所有人都不许上前,只能向他们的方向抛投逃生板!撤离的士兵不要乱,注意踩住木板的中心位置,别求快,求稳!”
在宁哲的喊话当中,第一名士兵很快按照他说的方式逃离了流沙区域,转身一看,他们那台车已经沉没了三分之二,吓的一屁股瘫了下去。
胡逸涵看着士兵们已经开始有序撤退,也跟着放松了一些:“流民区这个鬼地方,永远充满了凶险,每一次遇见这些事情,我都会想到咱们第一次来岭南时的模样!”
宁哲不置可否:“当初我在集镇的时候,有一名老猎手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流民区这个地方,不是普通人会遭遇危险,而是我们都是生活在危险当中的普通人,所以每活下去一天,都是值得庆幸的。”
“哒哒哒哒!”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一声枪响忽然在车队里传来,紧接着便是一声尖锐的嘶吼:“我们被怪物袭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