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華讀物

精品都市异能 戰歌擂 ptt-第一百一十二回 醋罈子打翻了閲讀

戰歌擂
小說推薦戰歌擂战歌擂
杏儿见到我的症状有所缓解,表面愠怒的气色有了缓和,对着小姐的气色也平和了许多。
“本小姐,向来爱憎分明,谢谢哈”杏儿虽然心中不愿,但还是觉得应该说声谢谢。
其余人听到,先是一怔,而后乐了。
“笑什么笑,我拿得起放得下”
“对对对,我们的杏儿是女中豪杰”
“哈哈哈”一时间大家乐得更厉害了。
“姑娘哪里话,言重了”海棠半蹲一下身体,行了闺中之礼,果然是大家闺秀,每一下都有礼有节,且这脑袋不是一般的灵光。
大家见我无事,各自道了珍重,回房去了。眨眼间,天便转亮,还未等几人醒来,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嘭嘭嘭、嘭嘭嘭”
“谁呀”
“我们师父不行了,快开门、快开门”
几人听到声响,一瞬间就坐直了身体,统统来到门外。只有这海棠和凝香繁文缛节较多,收拾起来,慢了半拍。
“怎么了,怎么了”
“快点、快点,你们说要救师父的”
这领头的女将很是着急,拉着老夫子的手就开始往迟来那里奔。其余人见状也跟了过来。
“我留下,你们去吧”白泽说。
“不行、不行,这里就你功力最高,你岂能不去”那女将说道。
“那我留下吧”杏儿主动应了下来。
“好,你留下”
此刻,旁边的门开了,海棠和凝香走了出来,“我们也留下”海棠说道。
于是王洪几人去了迟来那里,杏儿、海棠、凝香几个女人却留下来守着我。
“等一下,我先给侯骁那小子把下脉,再走”老夫子对拉住他的女将说道,“不行、不行,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无奈,“你们看好了侯骁那小子,有什么事儿及时通知我们”
“好的,我们知道了”杏儿想说,却被海棠抢先了。
这明显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几人目送几位前辈走后,直接就到了我的房间,刚一进门,“凝香快去打盆水,给侯公子擦擦身子”
“诶,谁让你们动他的”杏儿张开双手挡在了凝香前面。
“我这是为他好,你想啊,躺了一夜,背也僵了,不翻翻,岂不是很难受”
杏儿一听也是,“那……那……那也轮不到你动手”
说完,转过身一把扯过脸盆,出去打水去了,可刚走到门口,突然一个转身,愣了下来,“你们是想支开我吧,老实说,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要背着我”
“哼,你这女人真是不识抬举,居然敢这么说我们家小姐,要是在皇……”
“嗯哼……”海棠大咳一声,凝香立马就闭嘴了。
“看看看,你们一定有什么瞒着大家,老娘不去了”杏儿将脸盘一扔,“爱谁谁去”
“你……”她指着杏儿。
“我怎么了,哼……”
“凝香,去吧”海棠说道。
凝香一脸不满拾起脸盆,出去了。
海棠在桌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从袖中取出一本书,就开始认真的认真的读起来。
杏儿则一屁股坐在了床头,像一个天使一般守候在我的旁边。
海棠则偷瞄了她一眼,情不自禁的悄悄乐了,不知道是笑她幼稚,还是笑让自己的满腹经纶遇到这么个愣头青,岂不是杀鸡偏用了牛刀。
“诶,你叫海棠?昨夜我听得不是……很清楚”杏儿见房间一下子冷了下来,故意找话说。
“嗯”海棠专注的看着水,嘴中象征的回了一声。
“那颗护心丹真的一颗万金?”
“真的”
“你家当真这么有钱”
“也不算有钱吧,不过几百颗护心丹还是不在话下”
瞬移者
“切,吹牛吧,几百颗,岂不是这皇宫都是你家的”
“呵呵”海棠莞尔一笑。
“水来了”就在此时,凝香打来了水。
“我来、我来”杏儿一下从床头蹦了过来,一把抢过凝香手中的冒进,两下搓洗了几下,就到了我的跟前准备为我擦拭哈绷紧、脸庞。
“你,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粗鲁,一点礼教都没有”
“是啊,我们是粗鲁,乡下人就这样,我是这样,这三儿也是这样,我说哈,你们这些富商大贾是不会体会我跟三儿的情感的”杏儿边擦拭,便故意说道。
“你这就错了,出生代表不了感情,人一辈子可长了,世界也可大了,谁说青梅竹马就一定感情永恒呢,又有什么是时间不能改变的呢”
此话一出,杏儿的手突然在我的脖子一愣,突然却有大笑起来“哈哈哈,我看小姐多虑吧,这是我跟他的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是吗?”海棠又一本正经的看起书来。这一问倒让杏儿的心中发虚了。
老夫子几人紧赶慢赶,很快到了迟来住处,此刻迟来被铁链捆住了手脚,正在发着疯似的说着“我对不起,我对不起你”铁链被他拖得满地跑。
“你们这是?”王岳仑问。
穆丹枫 小说
“没办法,那”女将将头向那边一抬,几人望去,“看吧,已经好多人被他打伤了”很多女人,在地上疼的打滚。
“师父就拜托你们了”
老夫子、王岳仑、王洪一起运功欲将迟来控制,可是这几人的功力在迟来面前还是逊了一筹,“白泽神,出手啊”王洪说,白泽只得出手,一下就将其牢牢的按在了墙上,随即划破脚掌,一滴血流入其口,随后,一个翻身,在迟来的各个穴位前后位移,很快迟来就安静了下来,几人这才松手,将其安放在床上。
“师父多久能醒”女将慌忙的问。
“我已将我的血给他喂下,一刻不到就会醒来”
“真的吗?”
“嗯,你们在这里照看他,我们得回去帮那小子”白泽说。
“不行,你们要走了,师父没醒怎么办?”
“你放心,我说他醒,就一定会醒”说完就带着老夫子等人离开。
“站住”门口几个女人拦住了去路。
王洪一回头,“怎么还要再打一场”
女将一挥手,“让他们走,寨子又不大”
老夫子几人很快就回到了我这里,一进门,海棠就立马站了起来,“前辈,你们回来了”笑脸迎上。
“侯骁这小子没事儿吧”
你回家了吗
“没事儿,多亏了杏儿姐姐的照顾”海棠故意说道。
杏儿则刚为我打理完身体,正准备准备扣好上衣,“楚楚,你这是?”王岳仑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一幕,杏儿脸“唰”的一下就红透了。
“哈哈哈,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啊”老夫子笑了。
“爹、前辈,你们说什么呢”杏儿一把端起手边的脸盆,跑出门去。
“哈哈哈”几人都笑了,“刚好,也免得我们脱他的上衣了,来吧,给他运功把魔性给祛除掉”几人二话没说,统统在床上坐定,为我运功驱魔,然这魔性岂能所祛除就能轻易祛除的,明月无情剑一旦认主,除非主人能抑制住他,否则必被他终身反噬,直到油尽灯枯。
几人有的对准我的手掌,有的对着我的背,有的则从我的头上灌输真气,想要一举拔出魔性,很快几个人大汗淋漓,突然“嘭”的一声,几人全部被体内翻涌的魔气全部震开,本来被护心丹暂时压制的魔性,此刻被几人激活,一下子又冲了出来,刹那,我的眼睛再次睁开,里面散发火红的光,好不吓人,可就在此时,门却开了,一道身影飞到床上,急忙一掌将我旋转之半空,寒冰剑气,身影在我的左右闪烁,一股极寒阴冷的剑气,瞬间灌入我的体内,不到一刻,我的天狼斑和魔性全部被压了下去,而这个人一下子就瘫坐在地。
众人一看,原来是迟来,“剑神,你怎么……”几人都虚弱无力的指了指迟来。
“我醒了……就直接过来找你们……没想到刚到门外就看到这一幕,这也算是报答你们救我的报答,还有给我送来小女消息的报答,你们说,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们取来,我迟来从不欠人恩情”
“剑神客气了”
“不,必须要说,否则我怎么在江湖立足”
“既然你执意要坚持,那就跟我们一起送这小子一程吧”白泽说道。
“送他?去哪里?”
“紫椿观”
“为什么去哪里,让他去学本领”
“各位那个不是这武林的翘楚,为何要去?”
“为了安全,再说那老家伙从来都认为自己是武林第一,这些年好似也没有谁能够打败他,送过去说不定还当真能学点儿东西”王岳仑说。
“那倒也是,上一次跟着老家伙交手,还是几十年前,不过当时还是输了一招半式,到现在啊,我看他不见得能赢我,正好,好久没去看那老家伙了,正好过上几招,但是,丑话说在前头,我只陪他到哪儿,后面的事儿我可不管,我得去寻我的女儿”
“剑神说话,可算数”
“我迟来一言九鼎”
“好,欢迎剑神入伙”王洪冷不丁插一句。
“今日,我们这身体,想必也是走不掉了,待调息好后再走不迟,再说这小子还没醒,醒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