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華讀物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寒門崛起-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出人意料胡宗憲展示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天高鸟飞,万里无云,艳阳高挂,风和气清,真是寒冬腊月里难得的一个好天气。
大校场辕门几个守卫正席地而坐一边晒暖, 一边摇色子呢,忽然听见一阵马蹄声,抬头就看见前面来了一拨人,前面几个骑着高头大马的都穿着官服,随行的一拨人后面都是披甲掎刀的虎卫,一個个壮硕如牛, 虽然不认得人,但是一看就知道就大来头。
几个守卫慌忙起身,一个机灵的守卫一脚将色子踢到枯草丛里, 避免吃挂落。
很快,一个披甲的虎卫就当先策马而来,大声道,“总督张经大人、钦差赵文华大人、兵部侍郎黄大人、应天守备魏国公、浙江巡按胡大人巡视大校场营,莅临驾到,尔等还不快快打开辕门,恭迎诸位大人入营。”
几个守卫一听张经的名字,二话不说就颠颠儿的上前打开了辕门。真是人的名树的影,张总督可是江南最高军官, 江南地界上所有的将军、所有的兵都归他管, 别说打开辕门恭迎了,就是当祖宗供着也不为过。
那个方才踢色子的机灵守卫赶紧进去禀告他们大帅,张总督一行来了。
“小的恭迎总督大人, 恭迎诸位大人。”其他几个守卫跪在辕门两侧恭迎。
张经一行看也不看他们, 策马从他们面前而过,直奔大营深处而去。
“瞧见没有, 这就是总督大人的气势,那压迫感,气吞万里如虎啊。”
一个跪在地上的守卫,等到张经一行策马进了军营深处后,才敢抬起头来,望着张经他们策马而过的背影,一脸心有余悸的说道。
“呸呸呸,总督气吞不吞万里如虎我不知道,反正总督他们踏马过去,我吞了不少土……”身边的一个守卫呸呸呸了好几口,吐出了好几口混浊的口水。
张经一行直奔大营,大营里面将士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拨,一拨正在操练,一拨正在围观。围观的一拨是大校场营的将士,盔甲武器明显上一个档次;操练的一拨是外地来的将士,盔甲武器不如大校场营的将士,不过精气神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经就任总督后,除了下令征调了两广狼兵、山东枪兵外,还征调了福建、湖南、湖北、浙江等行省将士,这些外地调来的将士,已经有些陆陆续续的抵达了,张经令人将他们安排在了不同的京营。
这样安排, 一来可以解决他们食宿的问题,二来也方便由京营的将士对他们进行操练。
京营本身也有这个职能,除了守卫应天、守卫皇陵外,还有轮训外地官兵的职能。
这一支外来的将士有三千人左右,是从湖北调来的,张经将他们安排在了大校场营。
“下官拜见总督大人,拜见赵大人,拜见魏国公,拜见黄大人,拜见胡御史……不知诸位大人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还望诸位大人赎罪。”
我成为了解决剧情需求的皇女角色
大校场营的主帅张大人得到守卫禀告后,不敢耽搁,一路小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上前拱手拜见张经、赵文华、魏国公、胡宗宪等人,口称恕罪。
阿彩 小说
“张大人,繁文缛节就不必了,你给我们介绍下大校场营的情况,贵营将士几何,客兵将士几何,粮草如何,装备如何,操练情况如何……”
张经不耐的摆了摆手,也不跟张大人废话,直截了当的询问具体情况。
“是,是,回总督大人,我大校场营共有三万将士……”张大人躬身回道。
“我问汝营实际在册人数,不是问你们多少编,你们营实际兵马有三万吗?”
张经扫了一眼大校场营将士,脸色不善的打断了张大人的话,质问道。
一 畝 三 分 地
张经方才大致看了一眼大校场营的将士以及营帐数量,就知道张大人在说谎。
张大人顿时就心虚的脸红了,底气不足的说道,“实际,实际在营人数有两万三千五……”
“有两万三千吗?实事求是的回我。”张经目光灼灼的看他,一脸不耐的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君子谋妻娶之有道
“咳咳……”张大人禁不住咳嗽了起来,一只手不住地抹脑门上的冷汗。
“大校场营实际在册人数有一万两千七百九十八人,其中四十五岁以下壮兵共有八千三百五十一人,四十五岁至五十五岁以上共有三千八百九十三人,其余五百余人为五十五岁以上。其中,经过三年以上操练精锐将士共有三千八百九十人,其余将士操练不足一年。湖北来的客兵共有三千一百八十人,俱是四十五岁以下壮兵,不过大多是操练不足一年的新兵;大校场营现有铠甲三千副,劲弓三千张,弩弓九百张,火铳八百具……”
就在这时,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如数家珍一样将大校场营的情况详细的讲述了出来。
说话的是谁?
怎么对大校场营的情况如此了解,如数家珍一样,是大校场营的副将吗?
众人皆惊讶的转头看向了正在讲述的人,然后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意外的发现说话的人不是大校场营的人,而是跟赵文华站在一起的胡宗宪。
胡宗宪怎么这么了解大校场营的情况?!
众人皆是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当然,要说吃惊,最吃惊的还属大校场营的张大人,他虽然是大校场营的主帅,可是他对大校场营的情况也不像胡宗宪这样了解。他现在就说不出具体的将士的人数,只能说一个大概,最多具体到百,再往下细数就不行了,因为这段时间陆陆续续新招了不少将士,也裁撤了一些老弱病残,他要看兵册才能说出具体的将士数量,至于铠甲、弓弩、火铳的数量,他是记不得的,要看库房记录才能清楚;更不用说士兵们具体操练情况了,他才不会费心劳神记录这种细枝末节的情况呢。
他作为大校场营的主将都不了解具体情况,可是没想到胡宗宪竟然了解的这么清楚,如数家珍一样。
我不是女神
“胡御史怎么这么清楚?”张经问道。
“回总督,下官负有整顿军容军纪的职责,到任后常来各营巡视督促,各营的情况,下官都基本掌握,而且下官前日才来过大校场营,才两天时间,想来大校场营的情况应该不会有变动。”胡宗宪拱手回道。
“胡御史有心了。”
张经赞许的点了点头,不过瞧到胡宗宪跟赵文华站在一起后,又皱了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