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華讀物

玄幻小說 模擬器:開局斬盡滿天神佛 時間予酒-第三十三章 屍體消失!讀書

模擬器:開局斬盡滿天神佛
小說推薦模擬器:開局斬盡滿天神佛模拟器:开局斩尽满天神佛
郑逐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张天明也没有为难,使了个隐蔽阵法,带着紫韵直接离开。
目送二人消失在天际,郑逐返身往山上走去。
其实,他很想加入天衡。
毕竟他不像其他人一样对天衡一无所知。
他知道天衡是一个传承千年,底蕴深厚的势力,而且还不是魔教一类三观不正,如果加入其中,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可是,他自己身上的秘密太多。
随着一次次模拟,突然获得的天赋根本无法解释,这种情况加入天衡,只是再给自己惹麻烦罢了。
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自己慢慢修炼就可以成仙,何必再觊觎天衡的丰厚底蕴?
而且,现在知道登月返回舱一事是夏国官方做的局,郑逐便更加心无旁碍。
理清思路,郑逐明白,自己只要努力修炼,稳步向前即可。
……
夏国。
一处隐秘的军事基地。
此时,会议室里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而在几天前,当他们知道岛国深陷局中无法自拔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笑声。
“有没有人能告诉我,到底在那个环节泄了密?”
首座上,铁血气息的中年男子面容阴沉,一身气势好似猛虎,獠牙隐现,环视四野,沉沉压在每个人身上。
沉默良久,下方终于有人开口了,同样面容阴沉,显然同样在压抑着愤怒。
“老大,这次行动属于绝对秘级,很多环节就连押运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在押运什么,绝无可能是我们的人走漏了消息。”
“啪!”
话音刚落,首座中年男人猛然拍桌站起,一只手指着会议室里所有人,愤怒无比!
“下面的人不知道!那就只有你们!别告诉我,在座的各位里面有人是岛国间谍?!”
沉默。
会议室的气氛更加压抑了几分。
网络上曾有段子,五年又五年,我都卧底成老大了,怎么还不开始行动。
的确,在别的地方有这种可能。
但能坐在这个会议室的,任何一个人的根底都是根正苗红,将这种可能性压到了最低。
如果连这里也能有卧底,整个夏国早已经天翻地覆,没有任何一个卧底能坐在这里沉住气,要暴露也早就被除掉了。
如果在这里产生怀疑,影响将非常严重。
中年男人也知道自己说的是气话,现在也不是他生气的时候和地方,很快就恢复了理智,重新坐下来。
当务之急是赶紧解决事情,趁尸体还没运送出国境,将对方找到,把东西拿回来!
“给我去查!就算翻个底朝天也要给我把东西找回来!”
“是!”
……
与此同时。
赫赫春风 小说
在一处繁华闹市中,一个白发老人佝偻着身躯,手上紧拽着一个破旧蛇皮袋,苍老的手臂上一层皮包着骨,洗得发白的衬衫衣不蔽体,整个人就好像风一吹就能吹跑。
但也就是这个瘦弱老者,在走入一条无人小巷后,没过多久,随着高跟鞋的声音走近,一个穿着暴露,脸上画着浓妆,身材丰满的女人走了进来。
惹上首席帝少
她毫不遮掩眼中的嫌弃,走到老者身边时还加快了步伐。
忽然,女人感到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没过多久,在小巷的另一头,女人又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扭着翘臀,酥胸挺立,一步步走出来。
如果有人能看见灵魂,或许就能发现,在女人体内,一团黑雾包裹着一颗金丹,一个男人的灵魂占据了这具身体!
鬼修,大多是凝聚金丹的修仙者死亡之后,失去肉体,专修灵魂的修士。
失去肉体专修灵魂,虽然没有了肉身的强大,但转换鬼修之法,也让他们获得了种种奇特能力,灵魂力量也会比同境界修士更加强大。
夺舍普通人肉身更是轻而易举。
而他正是用这种方法,接连更换几具身体,轻易躲开了官方的追查。
如果不是顾虑天衡,他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
官方发现又怎样?
不过是一群凡人罢了。
而一旦被天衡发现就完全不同。
天衡是维护修仙界与世俗之间秩序的势力。
修仙界或者世俗大乱只要不影响对方,他们一向选择无视。
可他现在在做的事情,从夏国官方手上盗取了一件极其重要的宝贝,这显然已经触犯了天衡的规矩。
天衡知晓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结果,必然要让他拿命偿还!
天衡的秩序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用无数人的鲜血树立出来的铁律!
不过……
看着藏在金丹中的那具女尸,鬼修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激动不已,就连肉身都控制不住的产生了身体反应,脸颊泛起红晕,一丝丝媚意流出,眼眸中满是浓浓春意。
他也没想到,自己偶然撞破了夏国明修栈道暗渡成仓之局,在无数修仙者准备冲去岛国的时候,真正的东西居然被他撞见了!
那还有什么说的?
在发现这具尸体的不凡之后,他果断出手,神不知鬼不觉,恐怕就连夏国自己都不知道东西是在哪里丢的!
现在东西到手,只要逃离这里,那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游!
“看来以后夏国是不能待了,天衡的人迟早会发现,只能去岛国了。”
他已经想好了后路。
天衡维护修仙界与世俗的秩序,必然也不会破坏秩序。
他唯有逃去岛国,投靠岛国官方,将这件事与世俗牵连起来,天衡才会投鼠忌器。
而且又身处夏国之外,天衡的手再长,也会被岛国修炼界牵制,这就是他的生机所在。
很快,他控制女人身体打车离开市区,在一处偏僻山脚下车。
市区里都是夏国官方与天衡的眼线,只有在这种地方才方便他驾云离开。
但就在这时,一种深深的被窥视的感觉从心底涌出,就好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被一万个身材高大,体格健硕精猛的大汉环绕,浑身上下每一个角落都没有一丝秘密可言,彻彻底底的看透!
他从未有过这种感受!
心中骇然间,急忙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