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華讀物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 愛下-第兩百九十六章 星月的擔憂(二合一)相伴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
小說推薦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精灵世界的底层训练家
“夏彦老师,今天的早课已经结束了吗?贝里菈组长说还想找你对战一场呢。”
祝庆村警备组正在巡逻的成员,在看到抱着索罗亚走在街上的夏彦时,主动笑着打招呼。
“夏彦老师,昨天你讲的我还有一点不太理解。”
偶遇的一位珍珠队成员,见到夏彦后赶忙上前求问。
“夏彦老师,桃发组长说他有了新的发明,想问问你的意见。”
制作组的一名组员在看到夏彦时,也恭敬地打着招呼。
“夏彦老师,星月组长在找你”
距离夏彦镇抚黑曜原野的‘森林王’劈斧螳螂已然过去了三天的时间。
之后。
身为队长的马加木还是没有出现。
星月的凯西也依旧没有找到马加木的踪迹。
迫于祝庆村居民对于夏彦的认可和推崇,调查组的组长星月最终还是代表马加木,代表银河队邀请夏彦加入了祝庆村。
只不过因为没有马加木的同意,星月无法给予夏彦什么实际性的职务。
而夏彦倒是也干脆,直接在祝庆村里开办了一所精灵学院,传授一些精灵对战上的基础知识。
再次收获了一波祝庆村居民的声望。
这一点,从每个人在遇到夏彦时,都非常恭敬地喊“老师”就能看出来。
夏彦连科拿这位白银学院的高材生都能教,身为即将成为“博士”的人,虽然基础只是积累不如大木博士这些人,但教导一下祝庆村这些对精灵知识相当匮乏的人来说,还是手拿把掐的。
而随着不断地深入接触,祝庆村居民对于夏彦这个外来者,也就越发认可,已然将他当做了祝庆村的一员。
在他们的印象里,夏彦不仅实力强大,知识渊博,而且为人和善,乐于助人,是个理想型的同伴。
一路和祝庆村居民们打招呼,夏彦来到了村子中心的银河队总部。
在一楼调查组办公室找到了如今临时接过村子指挥权的组长星月。
以及,同样在办公室里等待着他的拉苯博士、养伤恢复了大半的警备组组长贝里菈,以及金刚队、珍珠队的两名队长刚石和珠贝。
“这么多人?”
笑吟吟走进来的夏彦,收获了所有人的视线。
“夏彦你来了。”星月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但还是可以看到,在夏彦抵达后,她有松了口气的架势。
真要算的话,夏彦现在差不多可以算是祝庆村内个体实力最强的一个人了。
“怎么?”
“你看看。”
星月递过来两份信笺。
夏彦也没什么避讳,直接就当着几人的面看了起来。
简单瞥了两眼。
他眉毛微挑。
再次看向众人,就明白他们为什么表情会这么严肃了。
这三天时间里,夏彦没有急着去收集制作“红色锁链”的材料,没去找湖之众神,而是老老实实地待在了祝庆村。
一方面是为了教学。
更多的。
是他想多了解一些关于洗翠地区,关于祝庆村,以及洗翠精灵的信息。
比如说。
所谓的镇宝,以及对应着每一只‘王’的镇宝,它们是用什么材料制作的,又有什么样的作用。
再比如说。
像“精通种子”、“黑奇石”这些在现代精灵世界中,见不到的道具。
虽说祝庆村各方面的事情和能力都落后于现代精灵世界,但也总有一些得到之处。
除此之外。
夏彦在这三天时间里,也就是训练训练精灵,每天固定时间带着几个小家伙去黑曜原野上转两圈。
实力稳步提升。
这地方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绝佳的练级之地。
他反倒是也不急了。
不过在看到这两封信笺后,夏彦知道就算他还想再拖拖,有些事情也不得不准备了。
“红莲湿地的月月熊以及‘山道王’裙儿小姐也全都出现了异常?”夏彦把信笺还给星月。
“是的。”
应道的不是星月,而是金刚队的队长刚石。
负责照顾‘山道王’裙儿小姐的厂长火夏是金刚队的成员。
“我们希望你能去看看,毕竟以你的实力应该相对比较安全。”星月这才说道。
紧接着又跟着补充:
“当然,如果成功解决问题,相应的功勋村子也是会记录的。”
功勋有点类似于祝庆村的一种货币。
可以用来在银河队的仓库之中兑换物品。
夏彦之前镇抚冰岩怪王以及镇抚劈斧螳螂的功勋,他就全都拿来换了镇宝。
这些东西和能量方块的功效不同,制作材料和方式比较特殊,是只有洗翠时期的祝庆村才拥有。
金牌秘书 小说
短短几天连续食用“永恒之冰”,再加上“冰柱石板”的携带,小六尾已然到了准天王级的边缘。
“我和刚石也会一起去。”珠贝说道。
负责照看月月熊的场长夕蒲是珍珠队的成员。
之前负责照看‘森林王’劈斧螳螂的菊伊现在还躺在医疗室,她可不希望别的场长再重蹈覆辙。
月月熊也是当初跟随英雄挑战阿尔宙斯的十只精灵之一,只不过并不是五‘王’的一员。
午夜的宝石怪盗IV
但那只月月熊很特殊,具备传承的能力,所以也可以将之视作等同于‘王’的存在。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只是麻烦星月组长的凯西帮下忙。”
夏彦拒绝了两名队长的提议。
既然去红莲湿地,夏彦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而当着两名队长的面,有些较为隐蔽的事情就不太好处理。
刚石还好,但珠贝却坚持还要一起。
“夕蒲奶奶的年龄大了,她的脾气比较怪,伱贸然去,她并不一定能够接受。”珠贝道。
其余几人也都点了点头。
夏彦这才想起来,这个负责照顾月月熊的场长夕蒲,好像是一位高龄九十九岁的老奶奶。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了同意。
镇抚了月月熊,再找个机会独自行动就好。
就这样。
夏彦和珍珠队队长珠贝两人组建小队,负责调查红莲湿地两位场长信笺所记录的事情。
“夏彦,这是月月熊和‘山道王’的资料,说不定能够给你提供一些帮助。”拉苯博士拿出了一个笔记本。
这就是洗翠地区最起初的精灵图鉴。
是拉苯博士负责撰写的。
记录了洗翠地区目前已经发现的精灵。
不过其上还有很多空缺之处。
“谢谢。”夏彦也没有推辞。
虽然他喜欢一股脑地莽过去,但也觉得很容易错过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随后。
两人就在星月组长凯西的“瞬间移动”下,离开了祝庆村。
待到两人离开后,刚石也离开了,星月暗暗叹了口气。
“怎么了?”还未离开的拉苯博士看到星月难得的愁容,忍不住问道。
星月想了想,还是说道:“各只‘王’开始暴动,整个洗翠的精灵都变得狂暴,可马加木队长却没了踪影”
马加木不在,身为临时负责人的星月压力太大了。
赤龙武神 小说
她的肩上,扛着的是整个祝庆村的发展,和所有人的安危。
拉苯博士也知道星月不容易。
安慰道:“马加木队长肯定不会有事的,况且现在夏彦加入村子,恰好弥补了这方面的空缺。”
星月无奈地低了低眼眸。
有些事情对于一心投身在研究中的拉苯博士来说,他是不会懂的。
马加木的性格星月了解,看似是创办了银河队,建立了祝庆村的一个颇具创造性的人。
但其实,马加木的缺点也很明显。
他心思细腻但为人古板,而且因为太过细腻,容易产生一些不必要的猜忌。
否则,银河队不会限制珍珠队以及金刚队的精灵球数量,让珍珠队和金刚队始终都是以银河队为中心。
还有在村子里,星月觉得马加木肯定还有什么后手,但连她调查组组长都不知道。
星月担心,等马加木回来,夏彦无法获得他的认可。
而以夏彦现在在祝庆村的身份和地位,马加木如果猜忌夏彦,无论是对他还是对整个祝庆村都不好。
她担心,到时候两虎相争,难免会有伤亡。
一个是创办银河队,建立祝庆村的人,一个是拯救只身拯救祝庆村,并多次镇抚五‘王’的人。
按理说,她身为银河队调查组组长,应该无条件支持马加木。
可她现在心里却很矛盾,甚至她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矛盾。
“唉——”
再次叹了口气。
“希望,我想的都是多余的。”
其实她最担心的,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荒诞,不太愿意承认。
那就是如果马加木迟迟不回来,以夏彦做出的功勋,获得村民的认可程度,甚至都有可能会威胁到马加木的地位。
只是这个念头一升起,星月就下意识地扑灭了,觉得现实。
泥泞的地面汩汩地冒着气泡。
每一个气泡破裂的同时,都伴随着浓郁的腐臭味。
鼻息之间充斥着的,全都是破败的气息。
凌乱的杂草,暗色灌木,稀少的树木。
这里就是天官山麓的东面的红莲湿地。
也是将来神奥地区野原市大湿地的区域。
只不过相较于将来的大湿地,此时的红莲湿地地界更广。
传闻。
很久以前的红莲湿地是在大海覆盖下的区域,后来海水褪去,但部分湿气以及泥泞的土地却保留了下来,就形成了红莲湿地。
对于人类来说,红莲湿地的环境极为恶劣,甚至比纯白冻土还难以生存。
毕竟纯白冻土只是冷,而红莲湿地一个不好,破开的沼泽泡就可能带着剧毒。
当然相应的,对于很多毒系、恶系、草系等精灵来说,红莲湿地就是天堂。
从凯西的传送中走出后,珠贝就捂着鼻子。
给夏彦递来一个小布袋。
“这只夕蒲奶奶制作的辟毒包,可以隔绝红莲湿地大部分的毒素。”
顿了顿后又补充道:“当然臭味是隔绝不了的。”
“谢谢。”
夏彦接过布袋。
看看,这又是一件不错的东西。
能在如此恶劣的洗翠地区生存并慢慢发展的祝庆村,确实是有很多独到之处。
“走吧。”
珠贝引着夏彦,朝着天冠山麓附近的方向走去。
三饭团
先去找到夕蒲,解决月月熊的事件。
也只有依靠对红莲湿地极为熟悉的夕蒲,才能更好地找到照顾‘山道王’裙儿小姐的火夏。
因为火夏已经失联,夕蒲还能有联系。
一路上。
红莲湿地的野生精灵络绎不绝地出现骚扰、袭击。
真要论如今的整个洗翠,哪里野生精灵数量最多的话,就一定是红莲湿地。
这里看似破败的环境,却对那些毒系、草系精灵来说,遍地都是可口的食物,肥沃土壤。
再加之在野外,碰到毒系精灵本就非常麻烦,一个处理不好要是中毒了,以现在的医疗水平,还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可以救治回来。
还有大量蚊虫这些不是精灵但也非常烦人的生物,导致夏彦和珠贝两人的赶路非常缓慢。
要不是珠贝着急,夏彦甚至不介意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
沼泽地,对于黏黏宝来说,同样是天堂。
而且数量繁多的野生精灵,实力参差不齐,也正好可以让夏彦的所有精灵都有下场的机会。
“呜~~”
缩在夏彦怀里的索罗亚突然竖起脑袋,柔然的毛发随风浮动,淡淡的怨念气息,从它的身上飘出。
而它的视线,投往的方向,则是夏彦他们行走方向的背面。
“怎么?”
注意到索罗亚异动的夏彦问道。
“呜——”
索罗亚迟疑了下后摇摇头。
沿着它的视线,夏彦其实心里已经隐约有了些许猜测。
顺着它的毛发抚了抚,“会去的。”
索罗亚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夏彦的脸颊。
“夏彦,你和这只索罗亚.”珠贝犹豫着问道。
其实。
整个祝庆村的人都很好奇,夏彦为什么一直抱着这只索罗亚。
因为在祝庆村居民的认知中,索罗亚可并不是一只好相处的精灵,那是邪恶的代表。
但因为夏彦所作出的贡献,以及索罗亚也并未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哪怕人们好奇,也没有问。
这次只有夏彦和珠贝两人了,她还是忍不住提出了疑惑。
当然,语气和说话的方式比较委婉。
“它啊。”夏彦露出真挚的笑容,“是家人哦。”
珠贝神色一愣。
家人吗?
“不过,你也不要被它的外表所迷惑,它是很强的。”夏彦略带骄傲道。
这三天。
他除了上课、训练精灵、学习、战斗外,最多的事情,就是和索罗亚接触建立一定的默契,以及进一步对它了解。
“很强?”
珠贝眨着蓝宝石眼睛,看着夏彦怀里软萌的索罗亚。
实在无法把索罗亚和强联系起来。
夏彦笑了笑,神色微动。
对怀里的索罗亚道:“正好,你也活动活动吧。”
“呜!”
索罗亚脑袋连点,从夏彦的怀里跃下。
一只头目毒骷蛙,在夏彦他们必经道路的沼泽中跳了出来。
“索罗亚,冤冤相报。”
就见。
索罗亚身形陡然模糊,如同雾气一样消散,如梦如幻好似梦境。
致使毒骷蛙明显地愣神。
紧接着。
噗——
迷雾袭过毒骷蛙。
这白中带着些许绯色的薄雾好似带着冰系能量一样,毒骷蛙的身上布满了冰霜。
下一秒。
穿过毒骷蛙的迷雾迅速折返。
嘭!!
在珠贝满脸错愕的注视下,这么一只准天王级的毒骷蛙,居然就被这只看似软萌的索罗亚,轻描淡写地给秒了?
这只索罗亚什么实力?
——————
PS:1.1w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