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華讀物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逍遙小捕快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八章:三個條件相伴

逍遙小捕快
小說推薦逍遙小捕快逍遥小捕快
御书房门前
国子监算学博士刚刚从里面退出来,直到两名内侍关上御书房的殿门,国子监算学博士才敢用袖子去擦头上的细密冷汗。
这时户部尚书迎面走了过来,看到国子监算学博士这般模样惊讶道:“方大人,你这是?”
国子监算学博士连忙拱手道:“郑大人……下官……下官最近身体有些虚弱……”
去年朝廷艰难成那个样子,户部尚书可是挤破了头去才将银子从国库里挤出来。
他现在可不敢让这位户部尚书知道他们国子监因为测算错了路程,让得这位户部尚书每年都要多批出去好几个两万两……
否则的话,怕是能被户部尚书生吞活剥了去……
户部尚书看着算学博士额头上不断冒出来的细密汗珠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劝道:“方大人日后还需节制才是。”
国子监算学博士连忙道:“大人说的是,下官告退。”
说罢,国子监算学博士匆匆离去。
御书房中
萧如雪俨然已经是此次最大的功臣了,小姑娘现在可是神气的很。
比萧叶强多了!
萧叶以前就知道打架,现在还是只知道打架。
虽然她以前也揍过不少人,但是现在她跟着许青学了好多东西的!
萧叶比不上她。
此时此刻,萧如雪正坐在楚皇刚刚坐的御案之后,用一个精巧的紫檀木算盘重新计算着将军械辎重送往边关所损耗的银两。
楚皇和贤王一左一右的看着萧如雪两只小手不断翻飞的拨动算珠,仿若两个护法一般。
就在这时,一内侍走进来,通秉道:“禀陛下,王爷,户部尚书郑大人在外面候旨。”
贤王立刻开口道:“命他先在外面候着。”
内侍领命后,躬身退了出去:“是。”
待到内侍退出书房,楚皇看着贤王道:“皇兄,户部尚书郑源好歹现在也是你亲家,你这样不好吧?”
贤王道:“亲家重要还是女儿重要?”
楚皇看着萧如雪不断翻飞的小手,让得他都是眼花缭乱,楚皇道:“怪不得朝中大臣纷纷上书为雪儿早日定下一门婚事都被皇兄压了去,若是朕也有一个如雪儿这般聪明可爱又懂得为父分忧的女儿,朕也……”
楚皇话还没说完,贤王便看向楚皇,说道:“安静些,你打扰雪儿演算了。”
楚皇闭嘴不言,萧如雪耳朵那玲珑的小耳朵却是动了动,立刻抬起头来:“父王,我现在不想嫁人,不要让我嫁出去好不好?”
贤王一脸慈爱道:“好好好,当然不嫁人,谁敢打我们雪儿的主意为父就打断他的腿!”
楚皇:“打几条?”
贤王:“有几条打几条!”
萧如雪连忙摇头,两只小手摆了摆道:“不行,不行,不能打断他的腿。”
贤王见到女儿不同意,改口道:“不打断腿的话……那要不就砍了吧。”
萧如雪连忙拒绝:“不,不能砍不能砍,苏姐姐……”
贤王微微一怔:“苏姐姐?跟你的苏姐姐有什么关系?”
萧如雪忽然感觉说漏了什么,连忙改口道:“苏姐姐和许青都说过,大楚应当人人守法,这样才会和谐繁荣。既然如此,我们皇室更应该以身作则啊,不能随便砍人的脑袋。”贤王听到这里,慈爱的揉了揉萧如雪的脑袋,笑道:“雪儿的对,我们身为大楚皇室自当以身作则。”
萧如雪看着贤王问道:“父王,雪儿以后可以自己选择夫君吗?”
贤王点了点头:“好,自己选。”
萧如雪听到贤王点头同意,开心道:“那父王不许反悔!”
楚皇看着贤王抚了抚额头,果然啊,无论什么时候,自己这个皇兄都是这么的溺爱雪儿。
“不过……”贤王话锋一转道:“雪儿乃是我大楚最尊贵的郡主,为父也不能完全放任,若是雪儿被不良之人花言巧语骗了去,岂不是要错付终身?”
【众所周知,捕快在古代也被称为不良人。】
萧如雪听到这里,顿时嘟起了嘴道:“父王刚刚没说有条件的!雪儿不听!”
贤王道:“雪儿莫急,为父这些条件可都是为了雪儿好,难道雪儿想嫁一个无才无德的平庸之人吗?”
萧如雪听到这里,便说道:“那父王您先说条件,不能刁难人。”
权妃之帝医风华
贤王笑道:“为父的宝贝女儿算道在大楚除了许青那臭小子无人出其右,武艺也极为精湛,那么雪儿嫁的人必须要文武双全不算刁难吧?”
萧如雪下意识的点头道:“不算。”
贤王道:“雪儿乃是我大楚最漂亮的姑娘,到时候选择夫君自然也应该选一个英俊过人的夫君也不算刁难吧?”
一旁站着的楚皇好奇道:“上次皇兄不是还对朕说,皇嫂才是这世上最漂亮的姑娘吗?怎么现在变成雪儿了?”
贤王的笑脸顿时僵住,自己这个皇弟不说话是能憋死吗?
萧如雪好奇的看向贤王:“在父王心中,母妃才是最漂亮的?”
贤王听到女儿也关注过来,顿时灵机一动道:“雪儿的母妃若不是最漂亮的,怎么能够生出更漂亮的雪儿呢?所以,雪儿找一个相貌英俊的夫君,是不是应该的啊?”
萧如雪听到贤王这番解释,顿时点头道:“嗯嗯,应该的,应该的!”
贤王见到女儿同意,又继续说道:“既然絮儿是我大楚最尊贵的郡主,那么雪儿的夫君也必须要手握权柄并且要有富足的家财,这样雪儿嫁过去才不会吃苦,这也不算刁难吧?”
萧如雪在心中默默比对了一下,随后开心道:“不算不算!”
贤王见到三个条件女儿都答应了下来,慈爱的揉了揉自家闺女的脑袋道:“那既然雪儿同意了这些,那到时候若是自己选的夫婿达不到为父的要求,可别怪为父拒绝了。”
萧如雪点了点头道:“雪儿答应了的,若是有一项达不到,父王拒绝了,雪儿不怪父王!皇叔作证。”
说完,萧如雪看了看一旁的辎重账册,又重新低下头拨弄起紫檀木算盘来。
贤王看向楚皇:“雪儿说的,你可要做好这个证人。”
楚皇看着自己这个皇兄皱了皱眉头:“朕作证当然没问题,但是文武双全、相貌英俊、手握重权、家财万贯,这样的男子莫说在我大楚,即便放到中原之中来挑选,真的有吗?”
贤王肯定的点了点头:“当然有啊!若是世间无此范例,本王怎么会提出这样的条件,岂非有意刁难雪儿?刻意把控雪儿婚姻?”
楚皇看着贤王疑惑道:“谁啊?”
贤王一脸傲然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