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華讀物

都市言情 快穿瘋批女配手撕炮灰劇本-第一百三十章:滅世天災小可憐(28)閲讀

快穿瘋批女配手撕炮灰劇本
小說推薦快穿瘋批女配手撕炮灰劇本快穿疯批女配手撕炮灰剧本
(旧稿,待替换)
北市最有名的国际五星级酒店,一场商业晚宴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与会者大多是能叫得出名字的著名企业家,以北市四大家族为主导,延伸出其他多多少少攀附着这四大家族的小家族,欢快的气氛在女士们摇曳的舞姿和男士们得体的谈吐中荡漾开来。
江软处在人群之中,大方地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或惊艳或疑惑或鄙夷或好奇的目光,往日里那张略显稚嫩的脸庞在今夜却是异常成熟。
她穿着一条华丽的高定礼裙,妆容是素雅白净的调调,和她本人的气质非常相符,宛若一朵绽开在淤泥之中而不染纤尘的白莲花。
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话并非毫无道理。
“那就是江家流落在外的女儿?看起来还挺知书达理的啊……”
“比之前乖戾的那个女儿要好。”
“听说从小成绩就好,性格也温柔,那种穷苦的环境也能凭自己的努力变得那么优秀。”
“最近是开始接触江家的事业了吧?说是帮父亲和哥哥分担压力。”
“巾帼不让须眉呀……”
江家有意的舆论造势,加上江软自身人设营业,她在北市上流圈中的形象还是比较正面的。
自恃清高的上层社会为拥有大家族血脉,并从底层环境里脱颖而出的江软而骄傲,重点不在江软,还在于她所代表的豪门贵子。
他们相信是优越的出身注定了江软的与众不同,这背后隐藏的心理活动,自然是他们对底层人发自内心、深入骨髓的血脉鄙视。
这一点,江软心知肚明。
她也知道如何才能更快地融入这个畸形的社交圈。
正统出身的她如果能将鸠占鹊巢的江声声狠狠踩在脚下,岂不是极大地满足了这帮人那可笑的虚荣心?
江软说他们可笑,因为她比谁都清楚自己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血脉?啊,真是笑死人了。
“哥哥,姐姐她真的不来吗?”江软小声问身旁的江随。
江随的长相肖似江母,五官说不上多么精致,但组合在一起看就会让人产生一种端庄大气的感觉。他性格上像江父,不苟言笑,对家人却十分温和。
提及江声声,江随眉心微折,大手揉了揉江软的脑袋,说道:“不用担心她的事,好好享受今晚的宴会就好。”
“可是……”江软抿唇,有些自责地说道:“都怪我之前说错了话,惹姐姐生气,连晚会也不愿意来了。”
“要不我还是走吧,姐姐比我更适合出现在这个地方。”
江软那双如初生的小鹿般清澈的眼眸里沁出两滴眼泪,令她看起来更惹人怜爱,恨不得抱进怀里好生安慰。
“别多想,她不来与你无关。”江随说。
今晚这个宴会并不是普通的商业晚宴。这场晚宴背后站着的家族乃是陆家,无论他们是出于怎样的目的举办这个宴会,能来的不能来的都是挤破了脑袋要来参加。
江声声明面上还是江家的千金,自然也应该随江家一起出席。可那日在江家不欢而散后,江家人便再也联系不到她了。
银行卡的消费记录证明她还在北市,只是单纯不回电话,对他们发来的信息也视若无睹。
她这一行为落在江家人眼中,除了任性妄为还能是什么呢?
不去就不去吧,她对自己的未来不上心,旁人怎么劝也没用。
见不到江声声,江软别提多失望了。在这种万众瞩目的宴会中让江声声颜面尽失,欣赏她气急败坏的愚蠢模样,该是多么有趣啊!
真是个胆小鬼!
知道自己这辈子都赢不过我,悄悄躲起来哭了吗?像下水道里的臭老鼠那样?
江软捂着自己的半边脸颊,那里的巴掌印已经消去了,却在她心里留下了永远无法抹去的恨意。
她永远、永远不会放过江声声那个贱人!
“软软,软软?”
一道温柔的嗓音唤回了江软的心绪。
“在想什么?表情那么可怕。”俊美的男人亲昵地刮蹭江软的鼻尖,态度自然亲密。
江软柔柔一笑,“明城哥,你怎么在这?”
韩明城那双多情的桃花眸里倒映着江软羞涩的容颜,面对如此可爱且善良的女孩,韩明城下定决心要守护她的天真与美好,绝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致命狂妃 小说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独特的女孩?在和江软相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韩明城已经深深地为她倾心。
韩明城:“因为你在这里啊,软软,你今天真美。”
“哪有,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是啊,”韩明城说,“一直都这么好看。”
江软脸颊飘红:“明城哥……”
“软软……”韩明城撩起她肩上的一缕秀发,放至唇边碰了碰,眸光潋滟。
江软微微侧过身子,秀发从韩明城指尖溜走。
她的神情有些许落寞,眉头微蹙,说道:“明城哥,我们这样不合适。你是姐姐的未婚夫,我们该保持距离,不然,姐姐会难过。我……不想看到姐姐难过。”
“软软!”韩明城急切地解释,“那是因为我没遇到你!我对江声声没有一点想法,我真正喜欢的人是谁,别的人不清楚,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爱是两个人的事。你不需要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我只要听你的答案。”
和江声声的婚约,不过是一桩典型的商业联姻。
韩明城和江声声从小一起长大,只把她看作妹妹,顾虑着女孩的面子才应下了这婚约,原以为江声声找到真正喜欢的人后便会主动要求解约,以江声声在江家受宠的程度,她不愿意的话,江家人绝不会勉强她。
没想到江声声竟然说,这婚约是她主动求来的,因为她对他怀有爱慕之情。
韩明城没有拒绝,他向来心软,江声声又是他护着长大的姑娘,结婚的话,似乎也没那么难接受。
可他遇见江软后,才明白,有些人注定要成为生命中独一无二的风景,有些事永远也无法将就。
“只要你点头,我马上就找江伯父江伯母说清楚。软软,除了你,我谁都不要。”